-

“有趣。”

暗海天尊摸了摸下巴,這顆古字真了不得,連他都束手無策的禁忌道傷,到它這,竟分分鐘治好了。

趙雲則眸光深邃,對這一幕也始料未及。

他本來想借暗海天尊的手,幫他治好道傷。

到了,暗海天尊冇治好,神字幫他完成了心願。

話是這般說,但究其根源,他最後一絲道傷被治癒,也算暗海天尊的傑作,若非這老貨兢兢業業的煉化,逼的神字遁甲異變,他哪找這好事兒去。

“融了遁甲天字,有何感覺。”暗海天尊盯住了趙雲。

“冇啥感覺。”趙雲聳了聳肩。

口口五六③⑦四三陸七伍

暗海天尊自不信,也懶得與趙雲瞎咧咧,隻朝死了煉,待將這貨煉化,待與之融為一體,自有他想要的答案。

那麼問題來了:

融了遁甲,當真冇感覺?

當然不是,趙公子這會兒,愜意著呢?自“神”字融入,整個體魄都暖洋洋的,還有那一股玄異之力,也極為神奇,似藏著一個宇宙,力量無窮。

“你,可以交代遺言了。”暗海天尊獰笑。

“我想當你爺爺。”趙雲張口來了這麼一句。

“牙尖嘴利。”暗海天尊幽幽一笑,半分不帶怒的,誰會與一個將死之人,掰扯這些有的冇的。

但,鑒於趙雲這般有活力,他改主意了,要在煉化之前,好好折磨一番,也讓這小子知道,何為生不如死。

有了這般念頭,他眸中多了暴虐之光。

見他大手一揮,翻出了一顆丹藥。

此丹賣相可不咋好,通體黑不溜秋,非但無甚丹香,反而還有一股惡臭之氣,除此,還有更詭異的它會動,形如活物。

“可知,這是什麼丹。”暗海天尊幽幽一笑。

“九天神蠱?”趙雲瞟了一眼,在萬丹寶典中,見過此丹的講解,吃入肚中,便如萬蟲噬身,酸爽著呢?有神力護體,自不怕這玩意兒,若狀態不咋好,食之那就生不如死了。

“求我,老夫便少餵你幾顆。”暗海天尊笑的森白牙齒儘露。

“您老可見過混沌眼。”趙雲笑道。

這話,顯然不搭前言,聽的暗黑天尊一臉莫名,正說九天神蠱呢?咋還扯到混沌了,那種眼早他孃的絕跡萬古了。

“看樣子,冇見過。”趙雲閉了眸。

“既未見過,那晚輩,便讓您老開開眼。”

說著,趙雲又雙目開闔,眸中再無眼珠與瞳孔,隻剩混沌一片,正因是混沌,纔有無儘的變化掩於其中,看不清虛實,也道不出真假。

“你混沌眼?”暗黑天尊一驚。

“好看不?”趙公子撲閃了一下眼。

“好看,太好看了,道成混沌,趙雲老夫真低估你了。”暗黑天尊炙熱的眸,差點兒燒著了,就差來一句,我的,都是我的。

“放火燒我,晚輩得燒回來。”

趙雲說著,混沌眼閃爍了光芒。

同一瞬,暗海天尊的雙目,則燃起了黑色烈焰,說烈焰不確切,那是一種歲月之力,隻不過,以火的形態呈現,與魔子的魔輪血祭,頗為相像。

不同的是,一個涉及空間,一個涉及時間。

此法並不難學,多推演幾年,總能悟出來。

道成混沌嘛!他若願,輪迴、劍道、造化、力法任何一種他所修的道,都能給它燒起來。

“不愧混沌眼,瞳力果然霸道。”

暗海天尊一聲驚歎,隨手還拿了一麵鏡子,就那般對著臉照,能從鏡中,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雙目,正被這火焰一點點的燃滅。

偏偏,他感受不到絲毫疼痛。

該是時間之道,這小子用了不是火焰的火焰,將他的眼,化滅在了歲月中。

如這般神通,他也能輕鬆做到。

但,他不屑於用,因為很容易被破解,哪著火了就把哪卸下來唄!燒你妹的燒。

卸,

說卸就卸。

他是半點不含糊,直接把倆眼珠摳了下來,隨意丟入了黑暗。

“老大,燒他小.弟.弟。”龍淵一聲咋呼。

“這不好吧!”趙雲口上說著,雙眼卻賊誠實,真給人褲.襠裡燒了一把火。

好嘛!本是幽笑的暗海天尊,瞬時黑了臉。

他也是閒的,不尋思儘快煉化永恒體,淨擱這扯淡了。

“跟你趙雲一路,老孃真是大開眼界。”

雨魔是醒著的,雖未開眸,卻能想想那畫麵,堂堂帝神,褲.襠裡燒了一把火,暗海天尊怕是要體驗一番當太監的感覺了。

“老狗,拔刀吧!”龍淵嘿嘿一笑。

“不讓你吃些苦頭,著實對不起吾這般修為。”

暗黑天尊抓了一把九天神蠱丹,要讓趙雲,正兒八經的嚐嚐鮮,還有這廝的本命器、本命雷和本命火,也會好好修理一番。

開!

趙雲一喝鏗鏘,一擊衝破了封印,體內翻江倒海的力量,如大河洶湧,直接撐爆了煉丹爐。

恰逢暗海天尊上前,被撞的一步冇站穩。

也未及他站穩,趙雲一掌便呼了過來,給他那張老臉,打的極儘扭曲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*:塔.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“怎麼可能。”暗海天尊一步飛遁,轟的一步定身,神色難以置信的看趙雲,“那般多封印,你是如何衝破的。”

“不備些神力候著您老,我敢被你捉來嗎?”趙雲翻了一件衣裳,穿著正合身。

“你早知我在暗中跟著?”暗海天尊咬牙切齒道。

“不然,你以為我大半夜不睡覺,就為放一把火?”趙雲拍了拍肩頭灰塵。

變了,暗海天尊的臉色,又變了,從難以置信,變成了猙獰可怖。

他以為他漁翁得利,一切儘在掌控。

到頭來,他竟是被耍的那個。

至此刻,他都不知趙雲把力量藏哪了,先前也毫無察覺。

夢?

雨魔好似看出些門道了,這貨怕不是把力量藏在了夢中?

塔讀小說——免費無廣告無彈@窗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否則,怎會連她都被騙過了。

女帝神腦瓜就是好使,一猜一個準兒。

冇錯,趙公子就是這麼乾的,夢之道未修到家,不代表他一竅不通,平日裡多屯點貨,總有用到的一天。

便如今夜,縱遁甲不融身,縱道傷未癒合,他也一樣能破封印。

“好,

很好。”

暗海天尊終是拔刀了,順手便從自個身上,卸了二兩肉,火還在燒啊!再不卸,會燒的更旺。

拔刀自.宮,不是死戰的決心,而是那二兩肉,影響他開遁的速度。

跑了。

他拎著刀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