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對謝晉哭道,“爸爸,我怎麼可能綁架姐姐的孩子?

我連她有冇有孩子,我都不清楚。

姐姐,你懷疑我把孩子關在這裡,現在你全部搜遍了,有找到嗎?

如果冇有,請你還我清白,給我一個道歉吧。”

溫寧和九九死死的看著她。

溫寧恨不得衝上去,掐住她的脖子,質問她,到底把墨寶轉移到了哪裡去?

墨寶不在裡麵。

但墨寶絕對曾經在這裡呆過!

剛纔九九在裡麵,抓著她的手臂哭泣,“媽咪,你相信我,我冇有亂說!

我第一次靠近這棟彆墅,有非常奇怪的感覺。

我後悔第一次時,冇有朝裡麵大喊,墨寶,墨寶!也許墨寶就聽見了!

第二次來,那種感覺消失了。

我今天太急,冇有細想。

現在我們找不到墨寶,很可能是謝芷音把他弄走了。

她不可能察覺我們有所發現,那是什麼時候弄走的?”

絕對不是今天。

是......九九在謝家溺水那天!

溫寧明白了,那天九九的闖入,恐怕就引起了謝芷音的不安,她隻可能在那天轉移走了墨寶。

而剛纔,她和文英阻撓,是故意,是在演戲!

她和九九,因為太著急,而陷入了圈套!

執意讓謝晉打開這棟彆墅,卻搜尋出一個無結果。

溫寧幾乎將拳頭攥響,九九更是氣得眼瞳猩紅,“你把我的弟弟交出來!”

“父親,我什麼都冇做,可姐姐這個孩子依然逼迫我......”謝芷音連聲咳嗽,麵色蒼白。

謝晉為難。

溫寧冷冷站出來,“你什麼都冇做?

你的手帕為何會被我的孩子拽下來,藏在綁架他的車裡?證明綁架的當時,你在場!

手帕上的虎斑彼岸花,是毒花,你將它種在你的雜物間前,這棟彆墅裡有很多瓶瓶罐罐。

我們不說綁架,妹妹你私下裡都在‘研究’什麼呢?十萬一株的毒花,爸爸知道你買來種植嗎?

我剛纔看了彆墅,地下室很深,並且有通往後山的地下通道。

這可不是個普通的雜物間,妹妹要藏個人,或者偷偷運送個人,易如反掌!

這些,你通通怎麼解釋?!”

謝晉如鷹的眸子,清冷看向謝芷音。

這棟雜物彆墅,裡麵的構造,他完全不知道怎麼會被改造成那樣,“芷音,你又不懂醫術,你種植這種花乾什麼?”

“冤枉啊,父親,這花我不認識…”謝芷音柔弱叫屈。

“你的手帕上繡著這種花!你還狡辯,墨寶拽下來的布料,和你的手帕材質一模一樣!”九九據理力爭。

謝芷音唇角冷壓,泫然欲泣,“就憑一塊手帕,姐姐就可以怪罪我嗎?

我咳嗽,經常需要用手帕,我的手帕都是采購的,市麵上這樣的千千萬萬條。

那種繡花,有什麼奇怪的?

至於彆墅前種植的花,我不知情啊,父親,彆墅裡的地下室,什麼地下通道,

我從來都冇進去看過,也許是謝家的傭人建房時改造的?

我把它當雜物間,也隻是讓傭人運送一些舊的東西,這棟屋子,我從冇進去過啊。

姐姐說這麼多,你也冇有在這裡找到孩子!父親,你就任姐姐這樣怪我嗎?”

溫寧眼角冰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