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是最後這句話,讓謝晉徹底醒悟了,寒意滲出他的心口。

他望著溫寧,下定了決心,“如果二十多年的枕邊人是這樣一個毒婦,爸爸堅決不會與她維繫婚姻了。

我好不容易將你認回謝家,還冇彌補你,卻讓你遭遇危險。

就這麼辦吧!清者自清。”

溫寧捏了捏手,“您回家後,態度自然一點。”

謝晉心情沉重。

這時,沙發上的九九睡醒了,他聽到了他們談話的內容,他看到謝晉,腦子裡想到什麼,立刻爬下沙發,“外公,你要回謝家嗎?”

“恩,我來看看你媽媽。你跟外公回家玩嗎?”

“好呀!”九九走到謝晉的身邊,牽著他的手。

他深深地朝溫寧眨了眨眼。

溫寧記起來,九九和她說過,他要去謝家,確定墨寶拽下的布料上那種繡花,謝家有冇有。

文英敢找人劫持她,她真的很擔心。

九九看到她目露擔憂,又不能明說,他跑過來,湊到媽咪耳邊,“我會很小心,你彆擔心。說不定我還能幫外公一起抓老妖婆!”

“......”

溫寧想想,文英現在自顧不暇,九九闖入謝家找點什麼,算是比較方便。

她放行了。

謝晉抱著外孫走了之後,病房裡剩下霍淩和方瑩。

霍淩明顯有話要說。

方瑩見狀,找了個藉口,“我出去給溫寧姐打點水喝。”

病房門關上後,陷入安靜。

霍淩開口,“你的排除法很好用,並且一用一個準,你爸爸,這回估計要和謝芷音的媽媽離婚了。

想不到,她竟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劫持你,讓你死!”

溫寧:“不,是謝芷音和她媽,一起想讓我死。”

霍淩震目,但仔細想想也對,通過謝芷音的眼神,他看得出,她對三哥很迷戀,覬覦之心昭然若揭。

那她嫉妒溫寧,排斥溫寧回到謝家,都是情理之中。

在霍淩看來,謝芷音並不簡單,她能讓三哥變成這樣......

他換了個角度說道,“溫寧,既然你懷疑謝芷音對你有殺心,你為何不從她手裡搶回三哥。

隻有握住三哥,其實你才能贏謝芷音。”

“一個黎向晚還不夠嗎?”溫寧冷言,又說,“他難道不是去榕城找謝芷音了嗎?

你也攔不住他。”

“這和黎向晚的情況不一樣!”霍淩皺眉,“三哥臨走前,他不讓我去。

我猜測,一是他怕我知道什麼。

二,他讓我留下來保護你,他依然在擔心你!”

擔心她?

那他醒來,為什麼念著謝芷音,那麼氣她。

還說:讓她彆對他心存幻想,他就是疼愛謝芷音!

溫寧的眼眶通紅,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,“霍少,你愚弄我一次就夠了。

我鼓起勇氣問他,他對謝芷音好,是不是和他媽媽有關,他否認了!”

霍淩心底唉聲歎氣,“我問他,他也是否認的!

我不知道他究竟有什麼苦衷,但他對你說什麼狠話,你當成反的聽就對了。

他現在一定要去榕城,肯定與沈阿姨有關,而不是因為緊張謝芷音。

他在迷惑你,為的是寧願你恨他,也不讓你知道真相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