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交警和公安看到厲大少,神色都緊張了起來。

“大少,這是帝都的四橋,偏遠,所以車流很少,這個拐彎是單行向,一般不會發生車禍,冇有按監控。下一個監控,在一裡之外......”

“去調兩邊的監控點,以最快的速度查詢出可疑車輛。

還有,車禍之前,溫寧這輛車停過哪裡,所有的停留軌跡給我找出來!”

厲北琛命令道。

霍淩擰眉,“三哥,你覺得,動她車子的人,和推她下橋綁架她的人,是不是一夥的?”

“不確定。”

厲北琛的呼吸都帶著焦慮,“先救她要緊!”

交警連忙聽令點頭,上了交警部的車,調取聯網的監控。

可交警馬上又接到另一個電話,打電話的是交通部高層,“隊長,厲大少的這件事,你幫他查車禍後的監控就行,車禍之前的監控......車子停過酒吧的停車場,那一段要抹掉。”

交警隊長,額頭冷汗直冒,“領導......您敢騙厲大少?”

“冇辦法,厲氏集團內部的爭鬥,去做!”

領導掛了交警隊長的電話,迅速給蘇琴回電......

-

厲北琛守在交警的車前,不一會兒,交警隊長拿下一段監控。

“大少,我們查到車禍發生後,下個路口,有輛可疑的沃爾沃,在道路上扭曲的行駛。”

厲北琛迅速打開監控視頻。

模糊的畫麵裡,這輛黑色沃爾沃,左拐右扭,像被人搶著方向盤。

而厲北琛迅速按下暫停,放大畫麵,有一秒,車窗裡露出一截女人纖細的手。

馬上就被拽進車裡。

“是溫寧!”厲北琛幾乎不用猜測。

霍淩欣慰,“多虧她心眼多,搶方向盤又露手臂的。”

“她知道我會看到。”厲北琛勾起唇角。

霍淩嗤之以鼻,“她是留給我看的!你不會來。”

厲北琛歎氣。

他不會來?

他怎麼不會來?

知道她快死的那一刻,他的心臟都消失了一塊。

“把沃爾沃的行蹤軌跡調出來,發我手機上。”

厲北琛迅疾上了車,霍淩跟上。

沃爾沃最後消失在帝都的郊區一家酒廠。

那裡有兩個路口,一個進酒廠山莊,一個經過,疾馳而去。

霍淩主動開口,“我順著往下追,你進酒廠看能不能找到溫寧。”

厲北琛下了車,爬欄桿直接跨越酒廠的大門,後麵是山,山窖藏酒,厲北琛一路搜尋往上。

距離她被劫持快一個小時了,越往後一秒,越危險。

他心急如焚。

整片山很大,酒窖的入口,他也找不到,站在路口中央,他茫然。

忽然,前麵的地麵上,掉了一個閃光的小東西。

厲北琛舉起手機,走過去,撿起來,發現是一個夜光耳墜。

這種東西,隻有精緻的女人有,而這裡,又是偏僻的製酒廠。

他的心臟發熱,溫寧一路都在留痕跡!

萬幸,被他發現了。

他迅速照射四周,終於在一個廠棚後麵,找到了那輛消失的黑色沃爾沃。

厲北琛抿唇,當即拿手機發簡訊給公安:酒廠的地址!

為了不打草驚蛇,他不能出聲,幾經摸索,他總算在距離耳墜三百米處,找到了一個地下倉庫的入口。

厲北琛盯著緊鎖的鐵門,視線望眼欲穿,拳頭緊擰。

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