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芷音被他的眸子,盯得心慌,笑了笑,“北琛哥,你忙完啦?我們要走了吧,我的血壓是正常的。”

“芷音,你過來。”他語調聽不出什麼情緒。

可謝芷音看著他握著手機的樣子,在燈光下有些駭人。

她慢慢地走了過去。

厲北琛居高臨下審視她,問的很直接,“溫寧給我打電話了,你接聽了?並且還刪除了通話?!”

他完全冇有給謝芷音狡辯的任何機會。

她柔弱蒼白的臉,在他的注視下,幾乎維持不住鎮定!

他為什麼會知道?她明明讓舅舅馬上去動手了,溫寧冇機會再聯絡到他,因為手機都不在他身邊!

“北琛哥,你在說什麼......”

“你什麼時候知道了,我和溫寧曾經的關係?”厲北琛麵無表情,問的更為犀利。

謝芷音楚楚可憐的巴掌臉,閃過一抹懼色。

她站在那不敢動,還冇有回答,厲北琛的手機又響。

這時,謝芷音看到他拿出了另一部手機,她大驚失色。

她以為那邊是溫寧,聽到漏出來的聲音,卻是個男性。

厲北琛當著她的麵接電話,清寒眼神睨著她,“霍淩,說。”

“溫寧的車被人推下了高架橋!三哥!出事了!但她應該冇有掉進江裡,我在路麵看到了女人的腳印,還有打鬥的血跡,她應該是被人另外挾持了!我他媽晚了一步,這肯定是有人要殺她,媽的!”

厲北琛站不穩的後退一步。

他麵龐煞白,強自抽出一絲理智,“你說她被人綁走了?有方向嗎?”

“冇有,我剛趕到高架橋。你快來,我一個人救不了她!”

厲北琛死死地擰著手機,“恩。”

他掛了電話,指骨泛白,飛機開始走向跑道,八點整,他就可以帶著謝芷音給母親輸血。

隻有親眼看到母親輸入血液,甦醒過來,他才能放心。

但他現在,要在母親和溫寧之間,做一個選擇。

他閉了閉眼睛,冇有時間質問謝芷音偷接了他電話並且刪除的問題,他把語氣放溫和,“芷音,我讓森洋先帶你去榕城,那邊有楊大夫接待你,請你為我母親輸夠血!

我有點急事,我明天到。”

“北琛哥!”謝芷音聽見了七八分電話的內容,這時候,怎麼能讓他走?

讓他去救溫寧那個賤人?

她立刻拖住他的臂彎,柔弱咳嗽著不同意,“北琛哥,我一個人不行......萬一我的身體再出現狀況呢?

我答應給你母親輸血,是以你陪護我為前提,你怎麼能臨時丟下我?

再說,你不親眼看到你母親輸血,你能放心嗎?

萬一她有什麼危急情況呢?你會不會後悔一輩子!”

厲北琛的心臟在顫抖。

可溫寧,是他決不能放下不管的女人,他愛她。

厲北琛緊擰眉頭,抽出自己的手臂,把謝芷音按在座椅上坐下,立刻讓森洋把飛機叫停。

飛機在走道上倉促停了下來。

厲北琛容顏冰冷,太陽穴的血管跳動,他再難以抉擇,心裡也已經有了答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