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北琛寒意凜人,看了眼謝芷音,下午她就要去榕城了。

他失去耐心,昨晚做這個決定時,他猶豫許久。

他並非不在乎溫寧的感受。

可實際,他冇有選擇。

“你不苟同也得認,事實就是,謝芷音的策劃案,比你的好,她贏了比賽結果。

總經理,向公司,以及對外,下達比賽結果!”——厲北琛一字一字道。

謝芷音鹿眼聚起笑意,4%的謝氏股份,她得到手了!比賽由厲大少插手,父親那邊恐怕也不能反悔!

她陰狠地看向溫寧。

溫寧失重般的往後退了一步,她盯著厲北琛的薄唇,卻聽不懂他說了什麼。

她轉身,失望透頂的跑出去。

“助理,你看好芷音。”厲北琛匆匆丟下一句,大步追了出去。

溫寧的身影剛走進電梯,就被厲北琛拽了出來。

男人拽著女人,直接進了隔壁一間空曠的辦公室。

他冇有說話,隻是把她封在這裡,讓她安靜,免得跑出去出了什麼事。

溫寧卻氣喘籲籲,看著他的目光變得憎惡無比,她衝上去失控的咆哮,“你憑什麼這麼對我?

憑什麼一言堂,讓比賽失去公平性,為了她高興,你就讓我輸?!

厲北琛,你知道我輸掉比賽,我要付出什麼代價嗎?”

她流出了兩顆眼淚,灼燒了厲北琛。

他想伸手給她擦掉,手堪堪擰成拳頭,“不就是冇有得到4%的股份嗎?

你就那麼怕她搶走你繼承人的位子?

股份和謝氏,日後還是你的。”

他昨晚也是聽到謝芷音這麼說,纔想著委屈溫寧一時。

“謝芷音是你的親妹妹,你就不能讓她一次嗎?

如果是為了名譽,你在珠寶業,已經有很多榮譽,她什麼都冇有,她生了重病,你何必這麼較真?”

嗬,嗬嗬。

他將她說成一個重名利,奪.權篡股份的女人。

溫寧的心口猶如刀尖在紮,彷彿比賽輸掉的結果,都比不過他讓她輸的初衷,來的紮心。

溫寧的瞳孔裡泛出血絲,嗤笑冷冷,“她生病她就要奪冠?

她生了什麼重病?你倒是說說,能讓你為她如此糟踐我?!

如果我說,她是裝病呢!”

方瑩說過,謝芷音最喜歡裝弱。

溫寧死死掐著掌心,情緒憤湧,“我想得到那點股份?

不,是謝芷音想利用你得到那些股份!

我比賽輸了,輿論和謝家那些人反對之下,我就不能進謝氏總部,甚至在謝家,我也混下去,謝芷音最想要這個結果,你也想要,是吧?

厲北琛,我恨你!

你根本不知道我回謝家,是為了什麼!”

“為了什麼?你說!”厲北琛犀利地問她。

溫寧清淚兩行,她為了調查媽媽的死因,進謝氏站穩腳跟,才能對付文英!

可他,卻愛上了謝芷音,與他們母女為伍,幫著謝芷音對付自己。

她的心在這一刻徹底粉碎了。

溫寧失魂落魄,自嗤的笑出聲,“我永遠記住了,你今天為了哄她高興,這般犧牲我。

厲北琛,我和你今後勢不兩立!”

厲北琛的心狠狠地窒息,看著她憎惡的眸光,像被擊傷,早已料到她會因此恨他誤會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