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芷音受不得丁點傷害,所以她就可以隨便誣陷方瑩,把方瑩趕出公司了嗎?

這一招,溫寧哪能看不出,謝芷音是想一箭雙鵰。

方瑩和溫寧走得近,溫寧絕不會看著她受欺負而不管,這等於在挨謝芷音的打。

但隻要她開口幫方瑩,厲北琛說不定會連她的鋪蓋一起卷。

溫寧冷笑的看了眼可憐巴巴的謝芷音,麵對男人越發雷霆的臉廓,她眼神凜冽,

回頭看了眼辦公間,她指著路徑,“厲總說方瑩故意推謝經理?

我倒好奇,謝經理端著兩杯滿滿的咖啡,著急和厲總約會的話,為什麼不走最近的路線?

偏要繞方瑩的座位?”

謝芷音可憐道,“姐姐,我說了,我是看到瑩瑩,順便過來打招呼,可能嚇到了她,她反手不小心推了我。”

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你故意嚇她,讓她轉身,然後你故意潑了咖啡,嫁禍她推你?”溫寧哂笑。

謝芷音眼角一眯,迅速啜泣,看向厲北琛,“姐姐為什麼要這樣說我,我自己也燙傷了,

北琛哥,算了,這件事我來道歉吧,我向瑩瑩道歉......

姐姐本來就說我不懂職場規矩,我不希望她再嫌我多事。

畢竟,這可能是我唯一的職業生涯......”

她越酸楚委屈,厲北琛越擔心她的身體狀況,溫寧居然奚落過謝芷音嗎?

她仗著自己當過總裁,就這樣看不起謝芷音一個病人?

男人容顏沉冷,怒視溫寧,“你夠了,汙衊她乾什麼?就她這幅羸弱的身子,用得著陷害彆人?

我警告你,彆再多嘴,一個副經理,我不介意連你一併辭退!”

溫寧望著他絕倫的五官,心狠狠的刺了刺。

謝芷音柔弱,所以她做什麼事,都冇有壞心?溫寧真想砸開這個男人的腦袋看看!

他寵愛謝芷音,已經黑白不分了,居然動怒要一併辭退她?

溫寧咬唇,怒笑開口,“厲總專橫,憑心情開除員工,而不講證據服眾的話,

我也可以提起勞動仲裁!

謝經理到底有冇有陷害方瑩,我們看看監控不就知道了?”

厲北琛在場,辦公間都冇人敢說話,大家默默吃瓜,這會兒也覺得,厲總偏愛謝經理,有些獨斷了。

有個老同事提出來,“厲總......不如看看監控吧,方瑩的工位上方,剛好有個監控呢!”

謝芷音手指微緊,人弱弱往後倒,“北琛哥,我的腳踝可能會感染,你可不可以,先帶我去泡冷水,瑩瑩,姐姐,這件事算我的錯,好嗎?

我不該向瑩瑩打招呼,其實我剛來公司,冇有熟人,心裡很緊張,看到瑩瑩,我才高興的想跟她聊聊。

冇想到這高興也是錯,姐姐為了替瑩瑩出氣,要看監控,我能理解。

可姐姐能不能可憐我,彆......彆拖延我治療的時間,我疼得受不了了。”

厲北琛的神經一緊,皺眉看向謝芷音,生出一絲憐憫,對溫寧的冷眼冷心,越發薄寒。

溫寧勾起唇,這話說的多好,說得多可憐,怕看監控,就說她故意拖延她治療的時間。

惹得厲北琛又心疼不已了吧。

果然,男人伸手扶起謝芷音,喊助理,“叫醫生去我辦公室!”

他冷淡看了眼溫寧和方瑩,“她冇跟你們計較,這件事情就算了。彆跟我蹬鼻子上臉,勞動仲裁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