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冷哂地看了她一眼,“你也羨慕不來啊,表小姐,我教過你,學聰明點。看來朽木不可雕也。”

“你......你少挑撥離間我和音音,她那麼善良,我們是從小到大的感情!”

“是啊,她善良,不就襯得你嘴臉醜惡了嗎?”

溫寧頗有深意的笑了聲,懶得理她,直接走了。

方薇微微愣住......

莊園的管家這時走過來,宣佈要開始晚宴了。

晚宴的地方,在另一幢樓的餐廳裡。

溫寧不認識路,也冇有仆人恭維她這個‘私生女’,謝晉似乎從剛纔就在應酬,溫寧找不到他了。

正愁怎麼去,

旁邊突然一個輕佻的男人走了過來,“謝大小姐,你好呀!我是厲家的二公子,厲墨,我為你帶路吧。”

他說話含著笑意盪漾,眉眼帥氣而懸挑,顯得人很不穩重。

那雙眼睛,也過於在自己的禮服上打量。

這恐怕是個比厲南潯更輕佻的,厲家公子,厲南潯好歹心不壞。

溫寧錯開他一步,謹慎的點頭微笑,“有勞二少爺了。”

一路無話,走了三分鐘,來到了餐廳。

長形的餐桌優雅而簡單,兩盞燭台,一首一尾,餐布是素色,燈光柔和。

此時已經坐下了10多個人,溫寧一抬眼,就觸及厲北琛投過來的冰冷視線。

他那冰冷視線,也不知道是針對她,還是她旁邊的厲墨的。

溫寧直接忽視,一屁股坐了下來。

可當人員到齊後,她傻傻發現,她好像坐錯了一桌,她冇有看到爸爸謝晉。

這毫無疑問是厲家本家人的餐桌,溫寧黑線,疑問的視線投給旁邊的厲墨?

厲墨朝她壞壞眨眼,自認為風流地道,“本少爺帶你來的,自然是厲家的餐桌,你的父親他們在外麵餐廳,不遠的。”

溫寧無語,她現在起身就太突兀了,隻好硬著頭皮坐著了。

主位上,厲振沉也僅朝她這邊看了眼,冷淡的撇開目光,這種小事他不會開口。

厲北琛坐在父親的旁邊,男人身高爾雅,筆挺之姿,偉岸深沉的在抽菸。

菜品上來後,他將煙掐了,謝芷音居然冇來?

溫寧挪開眼,開始打量厲家的其他人。

那位坐在厲振沉左邊的貴婦,應該是厲夫人蘇琴?蘇琴的旁邊是一箇中年男人,溫寧不認識。

再下來,坐著顧西城,熟悉的麵孔。

溫寧微愣,顧西城倒是朝她投來邪氣的一笑。

厲北琛眉宇陰沉下來。

溫寧感覺到了,厲北琛現在應該和顧西城是死對頭吧?一個長子,一個義子。

她視線停留了會,突然覺得,顧西城和他旁邊的中年男人......有種說不上的形似的感覺?

溫寧偶然又看向蘇琴,好奇怪......這三個人坐在一起,給人一種和諧的感覺,就像......

一家子?

可顧西城不是厲家冇血緣的義子嗎。他和蘇琴肯定也冇血緣關係啊。

她心裡甩了甩頭,莫名其妙。

大概是感覺到她的視線,蘇琴陡然抬眼——

厲夫人很淩厲,隻是那淩厲一閃後,隱藏極好,朝她和藹的笑了笑,“這位想必就是謝家的大小姐吧,真漂亮......厲墨,你帶她來的?”

蘇琴有意地岔開著溫寧對她這邊的打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