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琴壓低聲,“這個厲北琛,剛回來就東查西查,十分礙事!”

隻聽門裡,顧西城緩緩一笑,“義父,北琛誇張了,我記得和蘇氏合作的業務,賺頭都不大!

再說,那是乾媽的孃家,您多少要給親家一些提拔不是?

北琛莫非是對乾媽有什麼意見才如此說話?”顧西城故意當著各房,歪曲厲北琛。

厲振沉聽到他這麼說,也就不好維護北琛了,隻能嘴上說,“西城說的也有道理,蘇氏要適度照拂的。”

但目光,卻看了厲北琛一眼。

厲北琛懂父親的意思,顧西城和蘇氏那些合作,怕冇有那麼簡單,父親未必不知道,隻是,不能明說罷了。

他讓他繼續查。

“另外父親,公司的地產金融檔案,我接觸不到,股東以我的團隊是外人為由,拒絕了。”

厲北琛又看了眼顧西城。

厲振沉沉吟,他明白北琛為何要用自己的團隊,他雷厲風行,與其等著慢悠悠收拾了公司這幫不服從他的高管總監,不如自己迅速上位。

但,這也造成了,顧西城不放權的問題。

顧西城邪魅含笑,“北琛,這不能怪股東們啊!

你的團隊畢竟涉及接觸厲氏核心機密,誰能放心你不背叛厲氏?

不如,你先做出幾個項目的成績,有業績後,股東們自然會讓你全權掌控厲氏了。

義父,你覺得我說的有道理嗎?”

拿股東當說辭,厲振沉也無法辯駁。

厲北琛一聽,就知道,前麵有坑等著自己了,顧西城給的項目,能好做嗎?

他似笑非笑的盯著顧西城,淡然抱臂,“項目,西城少爺儘管丟給我做,隻要彆把西城少爺的烏紗帽一起丟給我就行了。”

顧西城眼角陰冽,但他今晚,真的不動氣,很意味深長的說了句,“恭喜北琛和謝家聯姻了啊,實力大增。”

厲北琛一頓,鷹隼地看著他,扭頭道,“父親,我先出去了。

二叔,你那塊地記得給公司充公。”

二老爺瞪了眼厲北琛,氣得半死。一回來就動他的蛋糕,厲北琛,他是不會放過的!

二老爺拂袖走出茶室,

茶室外麵就是一道複古的長廊,文英正試圖和二老爺的夫人,司曉娟,進行攀談。

司曉娟一看到丈夫出來,打斷文英,“謝夫人,我先和我老爺說兩句。”

她看到二老爺臉色很不好,走了過去,“老公,什麼事這麼讓你生氣?”

“還不是那個厲北琛!”

私下話本來要回房再說的,可二老爺氣得忍不住,對妻子抱怨,“我那塊高爾夫球場的地,被他挖出來了,這小子手段狠,搞得現在各房都知道我偷了20億公款,這種事,各房不都乾過嗎?

他居然拿我開刀!私生子,走著瞧了。

媽的,現在地皮要充公......那我拉的高爾夫球場投資,不是得虧死。

對了,上次給你搞投資的5億,趕緊給我,應下急。”

司曉娟頓時麵露難色,不敢說虧空了,含糊道,“錢在週期裡......我想想辦法,老公。”

“儘快。我這次吃他虧了,二房不能垮,你也管管你的好兒子,厲北琛都聯姻謝家找了個好靠山,你讓厲墨務正業,彆就知道玩女人!”二老爺不滿的瞪她,說完就走了。

司曉娟頓時掃視宴會廳裡,冇找到厲墨的蹤影。

她這個兒子是花心蘿蔔,彆又在宴會廳看上哪家小姐,乾出缺德事來,她都來不及頭疼5億的事了。

“二夫人好像有難處?”

在幾米遠外聽了個大概的文英,若有所思的走過來,含笑叫住司曉娟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