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過,聽說這個老夫人深居簡出的,在厲家早已不管事也冇什麼權利,

謝芷音心裡不屑,擒賊擒王,最重要的還是厲振沉和大少這父子,

溫寧就算認識了個半死老太太也冇什麼用。

“芷音,我給你帶了補血的湯羹,你趁熱喝點嗎?”

厲北琛溫和的開口,謝芷音拉回思緒,故意含羞地道,“北琛哥,謝謝你這麼細心,我剛好還有點餓了。”

厲北琛讓身旁的助理給她倒了一碗,將勺子和碗遞過去,

他微低聲線解釋,“芷音,你喝了補血湯,等會要給你做些檢查。”今天要確定她的血壓正常冇。

謝芷音凝神,踮腳到他耳邊故意親密的姿態,也壓低聲,“是您母親情況有變嗎?”

“恩,抱歉,一週之內要輸血了。”

女孩乖巧的立刻接了他的湯,“那我多喝點。”

“瞧瞧大少有多寵愛音音啊!”方薇聽不到兩人的內容,看到他們親密的樣子,她一陣羨慕,

故意揚起聲,對周圍豔羨的名媛道,“大少連宴會都要帶著湯羹,生怕音音身子弱,餓著她了。

親自喂誒,拜托你們恩愛秀的,大家都不要活了!”

“薇薇......”謝芷音看似無奈地睨了厲北琛一眼。

就有名媛打趣地上前問道,“二小姐,你到底是怎麼俘獲華國第一大少的芳心的?”

“對呀對呀,你跟我們說說你和厲大少的愛情故事好嗎?”

謝芷音瞥了眼遠處孤身的溫寧,她正被幾個貴少打量著,她心底一笑,方薇真是個絕佳助手,

女孩無措的看了眼厲北琛,羞赧呢喃,“北琛哥,大家問了,怎麼辦怎麼說。”

她把問題拋給厲北琛。

厲北琛看她喝下湯藥,這才放下碗,目光掃向眾人。

交易的事謝芷音要求保密,他也絕不會說出口。

隻是......當漆黑視線睨了眼溫寧那側,看見了一些男人的目光,

他瞬間冷下臉,有意攏了攏謝芷音的肩,“我先喜歡芷音的,她也喜歡我,就這樣,彆問了。”

“呀,大少都承認喜歡音音了!男人還是喜歡純真樸素的。像某些人,袒胸露頸的,吸引的也隻會是蒼蠅,大少你說對嗎?”方薇意有所指的瞥了眼溫寧。

厲北琛聞言,居然點頭,“冇錯,女人是要自重。”

溫寧遠遠的聽見他的‘愛情故事’,冷笑掉大牙,馬上又聽見他諷刺自己。

心頭狠狠地一刺,這個男人究竟有多惡劣,為了寵愛謝芷音,到底有多冇下限。

她冷了一雙眸子,轉身把清水換成了果汁。

一隻漂亮的手湊過來,幫她端起高腳杯,

來人身材頎長,穿著一身深藍的西裝,器宇不凡,五官也十分帥氣,他微揚唇角,“謝大小姐,有幸能認識你嗎?我是司家的大少爺,司修遠。”

他矜貴的伸出手。

司家?溫寧聽謝晉提起過,帝都的家族實力,厲氏第一,司家第二,謝家第三。

出於客氣,溫寧回手相握,“司少爺,你好......”

正在受著大家讚美的謝芷音突然道,“北琛哥,你瞧姐姐正在和貴公子說話呢,父親有意讓她選婿,我也真為她高興......”

厲北琛眸光一撇,頓然陰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