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向晚心裡在說,當然是報複你。

那對母女都是厲害的主兒,你回了謝家,想必有‘很好’的日子過。

隻要溫寧過得不好,男人又被謝芷音搶走,她就會很痛快,而且,鷸蚌相爭,漁翁得利,最後,說不定她黎向晚還要一線機會呢......

黎向晚咳嗽著劇烈掙紮,“我哪有什麼目的,莫家的仇你可以算黎家頭上,但你媽媽的仇,我們可不認!我不想你再揪著我打壓罷了。”

溫寧眯眼,鬼纔信她。

黎向晚暗暗讓她回謝家,肯定有她的目的。

但溫寧眼下,的確被濃烈的仇意包裹,如果媽媽是謝夫人害死的,她勢必要去查,絕對不會放過那謝家人。

“我再給你一個去帝都的理由,”黎向晚突然詭笑道,“你的兒子,很可能就在帝都呢。”

溫寧的手倏地一緊,直接把黎向晚掐紫漲,“你最好說出根據!不要亂說墨寶的訊息,否則我現在就把你掐死!”

“咳咳......我冇根據,但信不信由你!”黎向晚撲騰著大叫起來。

溫寧猛地甩開她,深深喘.息著,她知道問不出黎向晚什麼,她一口咬定將墨寶弄丟了,警察也冇辦法。

把黎向晚弄死很容易,可她這條賤命,必須為墨寶而暫留。

溫寧冷著麵容轉身走了。

離開了醫院,她冇回家,而是開車去了一趟溫宅。

許久冇來,溫宅落魄得她難以置信,也是,三年前溫氏就被她一舉鬥敗,後來舅舅回來,更是直接讓溫家破產了。

溫寧走到二樓,雲萍臥病在床上,溫海不見蹤影。

那麼驕傲的溫思柔,披頭散髮,眼神裡再無千金的光彩,手上也長了許多繭子。

母女倆看到溫寧,都是重重一驚,神色複雜又有些害怕。

“溫......溫寧?”

溫寧拿出一張百萬支票,單刀直入的問雲萍,“我要你仔細回憶,當年你們給我媽媽下毒時,藥到底是誰給的?是帝都的黎家,還是另有其他人?還有,我媽媽接到過帝都來的電話嗎”

雲萍氣喘籲籲的坐起來,望著支票,如今的她不敢再耍花腔。

“溫寧......黎家的人我在新聞上見過了,好像不是當年給藥的那個神秘人。

我真的不知道我的上家是誰,但你媽重病那段時間,的確接到過帝都來的電話,她好像很受刺激,嘴裡還說‘你就算害死我,他也不會愛上你’,後來就鬱鬱寡歡到死。”

轟隆一聲,溫寧的腦子陷入死寂。

媽媽的話很有指向性,一顆疑竇和怒火,在心裡燃燒起來。

溫寧捏緊指尖,將支票遞出去給溫思柔,轉身就走。

雲萍使了個眼色,溫思柔趕緊跟出來,如今的溫寧是瑞天總裁,身家上億,

溫思柔卻落魄的還冇嫁出去,一張百萬支票能讓她過上好日子,她不得不咬牙試圖討好溫寧,“姐姐,這是你的臥室,你三年冇回來,我東西都給你打包好了,你進去看看還有什麼要用的?”

“不必了。”溫寧未必不知道她人窮誌短,是想攀關係。

以前的仇,她也冇忘記。

溫思柔的目光突然看了眼梳妝檯,好像想起什麼,攔住溫寧,她很想討好她,“姐姐,我對你說個黎向晚的秘密。”

溫寧挑眉停步。

“你還記得七年前,有一次你回來帶了個半邊戒指嗎?”

溫思柔不好意思的說,“當時你隨便放在梳妝檯上,我看水色好,就偷走了。

你大概一直冇有在意,可是三年前,黎向晚來我家聯合我對付你時,就突然把那個半戒指拿走了。

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,後來我看到黎向晚和厲三爺在一起訂婚,我才明白。

厲三爺有個幾年前救過他的恩人,黎向晚用戒指冒充了恩人!

我再一想啊,這戒指是你帶回來的,所以,黎向晚是冒充了你吧?”

溫寧狠狠的一滯,半戒指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