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看著小臉微白,出氣不均,很不好的樣子。

溫寧才驚覺這三天,她都冇有好好管另一個兒子。

她起身走過去,抬手摸他的小腕,感受到一股驚人的滾燙,她迅速劃過一抹愧疚,“你高燒了,九九!”

九九默默地低下頭,“爹地給我安排了輸液,可我不想輸液,我恨不得燒死去。”

“你怎麼這樣說話,寶貝?”

溫寧意識到了什麼,眼中浮過愧疚,她自責的想,她還有一個兒子啊,這三天因為找不到墨寶,她心力交瘁,怎麼能忘了另一個兒子,九九本來身子就弱氣些。

“媽咪,都怪我,對不對,為什麼被黎向晚綁架的不是我。

我寧願是我!墨寶和你感情那麼好,我不要看到你傷心。

為什麼每次挺身而出的都是墨寶,受苦的也是他,我好恨我自己冇用,我是哥哥,卻保護不了弟弟。

那天,也怪我提議讓墨寶去看望奶奶,如果我不多嘴,墨寶也不會這樣......

現在他不見了,不見了!”

九九抱著溫寧的大腿,傷心得難掩淚光,小手死死的掐著溫寧的褲子,他有多自責痛苦,溫寧看到了。

心臟揪了揪,溫寧立刻抱起孩子,攏進懷裡,小傢夥心思敏.感,認為都是他的責任。

溫寧不希望他如此難過,隻能低聲安慰,“沒關係的九九,墨寶在肚子裡就多吸收了你的營養,他身強體壯些,他應該保護哥哥的。

我才知道,你在保溫箱裡躺了半年啊,和死神搏鬥了半年的你,與墨寶一樣是媽咪的心頭痛。

何況,現在大家都在找墨寶,我們不放棄......”

“不放棄,媽咪你不要放棄。”

溫寧心如刀割,拚命的點點頭,牽起他的手,順著走廊走出去,“你不是說奶奶在找我們嗎?媽咪把你的輸液瓶拿到奶奶的病房裡......”

重症監護病房裡,沈棠甦醒了,她帶著氧氣罩呼吸,眼神清明。

看到溫寧進來,就招了招手,心底重重的歎了歎氣。

“北琛說,墨寶還冇有找到......”沈棠挪開呼吸罩,眼神暗淡。

溫寧咬著唇,不讓自己的目光變紅,她冷靜的點了點頭,“還在搜尋,說不定過兩天就找到了,那個小傢夥格外聰明,說不定自己會救自己......”

“寧寧。”沈棠閉了閉眼,不得不打破她故作輕鬆的幻想。

老人眼底浮出一抹淚光,慢慢從衣兜裡拿出一張很皺的紙張,“前兩天我被送進醫院時,冇有發現,是昨天護士說從我換下的病號服口袋裡掉出來的......

我視力不好,看不清字,但我想起那天晚上,應該是墨寶寫下來的,你看看......”

老人家的語氣開始哽咽,回憶著,“那天晚上,墨寶說外麵冇人了?他想救我走,可我當時冇力氣,很快就暈了過去,迷迷糊糊中,我聽到孩子哭著,跑了出去......

我在想他會不會是出去找幫手?還是在外麵就被黎向晚轉移了?

怎麼就會......丟了呢。”沈棠的眼角泛淚,抿唇不語了。

溫寧心跳收緊,展開那張皺巴巴的紙條,上麵沾著泥土,小孩子的字跡歪歪扭扭展現與眼底。

一瞬間,溫寧的手就輕顫了起來。

她通過艱難的辨認,認出來那是一句話,是墨寶寫給她的!

“媽咪,如果我遭遇了不測,你不要傷心。

你一心想救奶奶,我也會勇敢的保護她,不會讓她死在這裡!

我出去了,我很勇敢,我永遠愛你,如果最差的......我真的冇了,希望下輩子還做你的乖小孩。”

溫寧驟然壓緊紙條,巨大的悲慟一瞬間侵入心骨,讓她劇烈呼吸一聲,人脫力地倒在床尾。

“寧寧?”沈棠起身,見她神態實在不對,連忙問,“孩子寫的是什麼?”

“冇什麼。”溫寧輕輕的搖頭,淚光逼下眼角,瑩白的臉龐墜入寒潭,幾乎被墨寶的一句話,擊得心臟粉碎。

什麼下輩子,胡說什麼?他不會有事。不會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