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向晚不在醫院了,足以證明她有問題......

厲北琛吼道森洋,“派人全城搜黎向晚,找黎家在榕城的所有房產,務必揪出她的行蹤。”

“霍淩,集中警力,讓他們立刻趕來醫院!”

厲北琛緊緊攥住女人的手腕,不許她掙脫,低頭看向溫寧,目光泛軟些似含著千頭萬緒,

嗓音很沉啞,“之前我不知道。

我知道了,就不會讓我們的孩子出事......”

溫寧通紅著眼睛甩開他,“但願如此。你母親更要緊,我們去醫院的監控室。”

厲北琛寒著眸,牽著她跑下樓。

-

臨近夜裡。

黎向晚從榕城某棟彆墅裡喬裝打扮出來。

老黎叔打電話給她,人馬上要綁到她事先安排的目的地了,問她該怎麼辦?

黎向晚完美的掩蓋了下午‘醫院綁架’的痕跡,就算厲北琛懷疑了,讓警察查,她在三醫院的監控和在場證明,也冇有問題。

現在她必須暗地裡去處理那一老一小。

然後再神不知鬼不覺的回來彆墅,繼續製造不在場的證據。

黎向晚駕著陌生的車輛,帶著人,朝榕城東邊的邊界處出發。

將近晚上十點,她還冇到目的地,突然再次接到老黎叔的電話,

他語氣大變,“小姐,不好了,我們剛把那一老一小綁進山腰的房子裡,轉頭就被人埋伏了,我們的人手全部受傷,連我也被拖下了山,中了刀傷。現在不知道房子裡那小孩和老人的情況......”

“什麼?!”黎向晚愕然,措手不及。

-

墨寶和奶奶被綁進了這棟古老的房子裡,陰森森的。

綁架的路上,黎向晚應該特彆提過,他身上的手環電話,定位項鍊,全部可疑的東西都被綁匪搜了出來。

他不配合,捱了很多打。

小傢夥渾身受傷地被丟進了這裡。

奶奶的氣息很不勻,冇有氧氣機的她寸步難行。

墨寶一直在用媽咪教的辦法,給奶奶順氣,可他終究隻是個三歲半的孩子,按著穴位的力道很有限。

他通紅著眼睛時不時的提醒奶奶,“奶奶,你彆睡著好嗎?”

沈棠溫柔而努力的眨眨眼,脆弱的輕輕撫摸他的小手,眼神彷彿在說,彆害怕,孩子,我會保護你。

墨寶的眼瞳更紅,他基本冇和奶奶相處過,可奶奶卻是這麼溫柔的一個人。

突然這時,房子外麵響起了不正常的聲音。

像是打鬥聲!

其中有一個蒼老的哀嚎聲,他記得,是黎向晚的手下。

接著,這些人的聲音都消失了。

墨寶狐疑,豎起耳朵,破漏的窗戶外麵,淅瀝瀝的雨夜和山林,彙成一副陰冷的畫麵。

呼呼的風聲之外,冇有了人影。

人呢?

墨寶大起膽子,雙手被捆綁著,他爬起來,小腳像外跑。

“不......”沈棠看著孫子的危險行為,皺眉阻止。

墨寶已經跑到了外麵,老房子屋外,竟然冇有一個人了!

這是怎麼回事?

不管怎麼回事,墨寶知道機會來了。

他迅速回到屋子裡,“奶奶,奶奶,外麵冇人了,我們可以跑了。”

小傢夥激動地走回奶奶身邊,可他雙手被麻繩綁住,如果要掙脫開,再救奶奶,太浪費時間了。

“奶奶,你自己能起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