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濕漉漉的杏眸迸出恨意的光芒,“你總是不信我,總是相信黎向晚,你知不知道,她早就對我們的孩子們下了殺招了!

我不想告訴你另一個兒子還活著,因為你不配!

所以綁架後報案,我冇有說墨寶的事,黎向晚才藉此洗脫嫌疑,依舊和你渣男賤女的濃烈情深。”

溫寧含恨切齒,蒼白的手捂著心口,呼吸急促起伏。

而厲北琛聽見她連珠炮似的話,怔愣了許久,眼神裡變幻萬千,他的心臟狂喜,

可又被溫寧的手捏住了似的,一下一下的抽痛著,懷疑著。

他依稀的搖搖頭,嗓音低沉嘶啞,“不可能啊,另一個兒子,半年後警方發現了海底的殘屍,我將他打撈上來,入殮陵園,我給他取名叫常常。

常常九九,當年我那麼期待的雙胞胎,你卻殘忍的弄死了一個,我因此恨了你三年!

溫寧。

溫寧......”他磁啞的嗓音有些微的抖動,冰冷如霜卻又期盼地看著她,握緊她的雙肩,“你若敢騙我,敢耍我,我將你碎屍萬段!”

“我冇有必要騙你,墨寶真的活著!”溫寧也看到了他眼底濃鬱的哀傷。

這麼一刻,他是脆弱的。

她的心臟被人掐了掐,軟了一秒,

將手機密碼相冊解開,也將九九牽到身邊,跟他解釋,“你自己看,墨寶在國外跟我從小到大的照片。

他和九九真的一模一樣,不光你,剛開始我也被他們糊弄了。”

想到之前,溫寧溫柔無奈的笑了笑。

她指著墨寶的衣服給男人看,“墨寶性子溫柔暖意,鬼靈精,他喜歡穿寬鬆的運動服。

而九九被你帶著,很冷酷,他總是一身小西裝,這就是他們最大的區彆。

但他們裝模作樣時,大家都分辨不出來誰是誰,他們兩個小傢夥,早在慈善晚宴那天就互換了,被我們認錯。”

天......

竟是如此?

厲北琛仔細看著九九現在身上的小西裝,而這些天裡,九九也的確有精分的感覺。

一會兒活潑,一會兒冷酷,他剛開始,也覺得怪異,也是懷疑過的。

可兩個孩子真的一模一樣,都天真可愛,太難分辨了。

“以至於後來,你發現了他們,你同意他們互換著,你們三個一起來耍我?”

厲北琛想到最近他幾次去公寓,就拿最近的一次,從門裡出來的就是墨寶吧!

男人淩厲的眸射向溫寧。

溫寧窘迫了一下,冇有否認,是他該被耍。

她收起了手機,神思也迴轉到當下,抿唇冷眸,嗓音因為情緒而輕顫著,“我說了這麼多,不得已讓你知道另一個兒子的存在......並不是我想讓你知道!

厲北琛,你總該搞清楚了吧,墨寶今天是冒充九九來病房,想用手機視頻,幫我給你媽媽看病。

那個手機的確是我讓他拿進去的。

可是他剛進去,還冇和我連上線,應該就撞見了來病房裡害你媽媽的黎向晚!

合理的解釋應該是:黎向晚和墨寶打鬥過,所以房間裡的推車倒了。

可墨寶是多小的一個孩子啊,他雖然會點拳腳,但不可能是黎向晚的對手。

我剛纔進房間仔細觀察了下,為什麼監控隻拍到你媽媽獨自走出來,而拍不到黎向晚和墨寶的蹤影?

是因為......”

溫寧拖長了聲音,纖腿跑進了病房裡,她鋒利的眸看向那扇上下開的窗戶,“厲北琛,你進來!”

男人擰眉走了進去。

“我猜測黎向晚是從這裡帶著墨寶跳下去,逃走的。

她肯定威脅了你媽媽,墨寶的生命,沈阿姨纔不得不從外麵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