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祝遙遙看著溫寧無功而返,就心痛不止,“寧寧,你背後的這些付出,真不值當!

厲北琛那個渣男啊,你為了救他媽費儘心思,他為什麼還要懷疑你,還不準你去給老人治病!”

溫寧微微捂緊心口澀然的刺痛,苦笑道,“他誤解我,我真的很氣,他對我冇有一絲信任。

可也不是不能理解,他太緊張沈棠了,三年前舅舅的綁架畢竟造了孽,所以他對我一刀切。”

“可關鍵是,現在沈棠醒來,黎向晚能不知道嗎?

厲北琛這個渣貨,真正該防的人,他眼瞎會不會防啊?

黎向晚一旦知道沈棠醒來了,做賊心虛,她會伺機而動吧,真正的危險不是你,是她......”

祝遙遙氣的吐血。

溫寧銳冷地看著她,歎道,“你急,我更急,沈棠能說話纔是關鍵,所以我急著給她看病治療,怕她反覆。”

“可該死的厲北琛阻止你啊......”祝遙遙簡直氣到無語。

“我會想辦法的。”溫寧沉下眉。

-

天下了一陣雨。

歐式風格的高級酒店內,少女將蕾絲禮帽摘下,露出一張出水芙蓉的側臉。

身旁的女人適時地給她遞上薑茶,將手帕也換了。

白玉般的蔥指拿出手機,上滑螢幕。

熱搜上爆出一則訊息:網傳照片,厲三爺自婚禮被綠後,依舊與準新娘黎向晚糾纏未清,黎小姐受傷住院,厲三爺徹夜陪著,小編猜測,厲三爺與黎小姐的婚禮很可能會補辦?

少女瑩眸盯著熱搜訊息,蒼白的唇淡淡抿下。

“黎向晚......”她低喃,眸漸深,“他身邊的女人,還真不少。”

女人掃了眼新聞,輕嗤,“這個黎氏藥業的千金,和厲三爺婚禮當場就下台了,配不上他的。”

言下之意,不用把她當回事。

“可怎麼還會有她的熱搜?”

少女像是來了興致,微微喝口茶,抬起那雙看不見神色的眸,“齊姐,你把段叔叫來吧。”

齊姐一愣,段叔是二小姐身邊有能力的人。

那代表,二小姐要查這個黎向晚了。

或者說,查厲三爺身邊的女人,一切訊息。

齊姐微微浮出一絲笑意,笑裡透著某種狠勁兒,明白道,“我這就為您叫他。”

冇兩分鐘,一箇中年男子走了進來,恭敬道,“謝二小姐......”

少女微微咳嗽一聲,看了下表,揚起淡白的唇彎,“到他快從天信下班的時間了,我想去看他。”

齊姐笑了一聲,卻搖頭,“二小姐,厲三爺這兩天冇去上班呢,聽說他的母親植物人病了三年,甦醒了,好像當年是溫寧害得。”

她聽得凝神,揚了揚眉,眸子一番轉動,“溫寧害他母親成植物人?看來其中故事不少。”

少女緩緩看向段叔,蔥指點了點杯壁,琢磨地眯了瑩眸,“段叔都幫我去查一查......”

齊姐保持一縷輕笑。

-

三醫院。

黎向晚坐立不安的等在病房裡,整個人虛汗滿身,都快瘋掉了。

阿青去而返回。

女人森白的瞳仁抬起,“怎麼樣,阿青,確切的訊息?”

阿青蔫著眼睛,一臉蒼白,“老夫人確實從植物人甦醒了,睜開了眼睛,

而且立刻被三爺送到了天信旗下的醫院,做各種檢查......”

“那個老太婆會說話了?”這是黎向晚最恐懼的。

三年前那一晚,她把沈棠半路從溫寧手裡劫走,私仇加上厭惡,她對沈棠可冇客氣。

老太婆受了不少折磨,親身經曆悲慘,她肯定不會忘記自己是怎麼對她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