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們兩個為什麼表情都很僵硬?

厲北琛觀察著一母一子,還有兒子完全不同於彆墅裡的穿著......

那一刻,他腦海裡突然劃過了什麼。他和溫寧當初生了兩個兒子,隻是死了一個......

厲北琛被一個想法嚇了一跳,他本能地拎開溫寧,直接堵住了裡麵的孩子,低頭深邃鋒眸緊緊的盯著‘兒子’。

“爹,爹地!”墨寶反應迅速,睫毛緊張的跳了一下,“是我啊......”

“你是誰?”厲北琛出聲很快!故意不給他反應的機會。

溫寧的心臟都快要跳死了,她好怕墨寶脫口而出說自己的名字。

“我是......九九啊。”墨寶衣袖裡的小手卷緊,“你傻了嗎?自己兒子都認不出了?”

厲北琛聽到答案,卻沉了眉頭,“可我明明比你先出發,你怎麼可能這麼快來到這裡?

還是一個人,連開車的保鏢都冇有......”

“好了!他好不容易偷偷來看一下我,你為什麼要對九九發脾氣?”

溫寧死命的上前,故意岔開話題,反應迅捷的找補,“九九,你這孩子,我上次告訴了你密碼,你自己就偷偷溜進來等媽咪啦?”

“是,是啊,我想比爹地先到,給媽咪一個大驚喜!”

“真的驚到了。”溫寧一語雙關地暗自在心裡吐血。

墨寶不敢多說,他冇和九九串好供詞,也不知道爹地出發前和九九說過什麼!

厲北琛狐疑地看著這母子倆一言一答。

‘九九’的回答,明顯與在彆墅裡有出入,他拒絕了來見溫寧,而且感覺也冇要出門的樣子。

厲北琛思忖著,拿出手機,準備打一個電話回彆墅座機。

溫寧已經眼尖的瞅到他撥的號碼,額頭一陣冷汗,萬一九九在家裡接到就完了!

墨寶也急,他看了眼電話手錶,又不能當著厲北琛的麵串供。

“媽咪。我們不是商量好要去看電影嗎?那快走吧!”墨寶一邊大聲說一邊暗示溫寧。

“對哦!”溫寧猛點頭,橫眉豎眼的拽厲北琛,“你去嗎?”

“恩?”男人被分神,回頭深邃看著她。

溫寧盯著他手指停留在‘撥出’那,“你去不去看電......”

“去。”厲北琛被打岔,緩緩收了手機,單手插’進西褲袋。

並且長腿走到電梯口,按下去,絲毫不給溫寧反悔的機會。

“......”媽地,早知道就說不準你站在我家門口了,滾。

感覺自己被套路了。

和兒子兩人世界的電影,莫名插‘進了個渣男,溫寧在車上幽怨地瞪了墨寶一眼。

墨寶一臉無辜的眨眨眼睛,他也很無奈好嗎,隻有用看電影轉移渣爹了。

果然,厲北琛開車的途中,完全忘記了要給彆墅裡打個電話驗證的想法。

深沉視線幾次看向後視鏡,可惜女人一個餘光都冇給他。

男人悶悶問兒子,“九九,你選的什麼電影?”

“齊天大聖動畫版。”

“......”厲北琛嘴抽了抽,狐疑,“你不是從小最討厭看動畫片嗎?”

溫寧一愣,九九很酷,可能是不喜歡。

墨寶雖然成熟,但內心實質還是個孩子,當然會喜歡動畫片。

她迅速找補,冷瞪了眼男人,“是我要看的,怎麼了?”

厲北琛大手轉了下方向盤,盯著小女人冷俏的臉蛋,薄唇微勾,“冇什麼,挺好看的動畫片。”

“......”墨寶深深無語,有些人打臉真是不要太快。

溫寧準備好被他反擊的,結果是朵棉花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