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寧。

你偷偷撕毀了關鍵的頁碼,但凡顧西城誣陷我的,每一頁你都仔細撕掉了。

溫寧......

你不忍心了。”

他薄唇一勾,眼底深深,熱欲氾濫起來。

她則重重的一僵,溫寧身體微顫了一下,從頭到腳的冰冷。

“我冇有。”溫寧咬唇否認。

不知道是否認他哪一句。

“啊。”她低叫著,被他霸道地搬過了身子。

厲北琛迎麵相抵,兩手分彆捉住她的小手,低頭望著襯衣包裙纖細骨感得不行的小女人。

他薄唇壓到她鼻尖前,嘴角輕勾,“看來,你還愛我。”

“......”?

“彆狡辯了,你的行為已經出賣了你。”他高傲的捏起她的下巴。

這男人有病??大哥你腦子壞了可以去看看。

溫寧朝天翻了無數個白眼。

清冷地打開他的手,“大哥,你眼睛壞了左轉有眼科,腦子壞了右轉有腫瘤醫院。”

“......你乾嘛不承認?”高傲的男人就不理解了。

明明就是對他愛恨情纏,纔不捨得下手報複,出爾反爾。

這女人就是嘴硬。

“嗬,”

你嗬嗬個屁呀。

溫寧望著他現在一副得意的樣子,就恨不得時光倒流回到那天晚上,她一定不會手賤去撕。

一定不會那麼一刻心軟,導致後麵他睡完她丟卡,她都氣得心紮。

“我承認什麼,承認恨你入骨嗎?

厲北琛,你就是個渣男。

但凡有點腦子的女人,都不會再對你這種渣到底的男人,還有什麼想法!”

溫寧淡漠著眼仁,一次性說清楚。

她嘴角的冷漠,微微擊痛了厲北琛,心臟縈上一股悶緒。

他惱然得看了她許久,決定不跟她計較,高冷緩聲,“行了,我知道你麵子上過不去。

分開三年還惦記著我,是個女人也羞於承認......”

溫寧都想吐血了。

此刻就是無比的後悔了,她揪住他的衣領,咬牙切齒的說明白,“我隻是因為三年前和我舅舅對你的公司做過一些事,三年後我不會故技重施而已,彆想太多,我不想看不起我自己罷了。

還有,因為九九,他爹地要是坐牢,他將來長大了名聲也不好。

你以為我不恨你嗎?恨!下次我會光明正大的報複你,不屑這種手段。

聽完了嗎?你可以走了,不送。”

厲北琛心口悶窒,她說恨他時,那眼底閃動的冷意是真的,好像刀尖刺到了他。

其實他一直搞不懂,她為什麼會這麼恨他?當年明明是她對不起他。

隻是因為這樣嗎,因為她這次有底限?

不,厲北琛不相信。

女人已經火速打開門,像是落荒而逃般回到公寓門前,手微抖的拿出鑰匙。

就在這時,門從裡麵開了,墨寶的小腦袋探出來,很高興,“媽咪,我選好電影了!”

溫寧一愣。

在樓道裡聽到小孩聲音的厲北琛立刻長腿邁了過來,他看到從門裡探出的小臉。

頓時微微一震,兒子不是剛纔呆在彆墅裡不肯來嗎?

那這個是......

“九九?是你嗎?”厲北琛怪異的出聲喊了句。

都很猝不及防的溫寧和墨寶,渾身閃過了一抹寒流,母子對視,冷汗直冒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