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女人毫無章法青澀地在他唇上碾磨,厲北琛吸氣,睜眼看了她兩秒,反唇壓著她吻下去。

一記長吻,壓得她腰肢後仰了,男人低踹的唇才輕輕放開。

捉住她的小下巴,她的舌尖還......厲北琛心裡道了句該死。

黑眸微眯審視,彼此呼吸相聞,“溫寧。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他吐出來的字,啞得不像話。

溫寧漲紅臉,腮頰透出粉暈。

她也是無語了,哪知道自己在乾什麼,計無可施之下,才這樣。

她胡亂揚眉,善睞的笑了笑,故作輕佻,“厲總明天不是要結婚了嗎,好歹我們是前夫前妻一場,適當的道個彆啊。”

“這就是你道彆的方式,這麼開放?”厲北琛的嗓音不穩,辨彆不出情緒。

但看得出,臉色不太好了。

溫寧小手微微推了下他如山般高大的身軀,漫不經意調笑,“怎麼,送個香吻還不樂意啊?”

“彆開這種玩笑。”

厲北琛幽幽盯著她,居高臨下,重重的看了她紅唇幾秒,壓抑著,大手鬆開她下頜。

眉宇沉鑄清冷,“珠寶展項目有什麼合同讓我簽?”

說著,男人就要走進大班桌後,在椅子上坐下來。

溫寧的心都快跳了出來!

抽屜冇合攏,他是個很嚴謹的人,一定會發現的。

她隻能迅速又攔在他麵前,再度去扯他的領帶,閉了眼睛豁出道,“我冇開玩笑。

厲總還想吻嗎?

還是,想要一些彆的?”

她眸子睜開,睫毛輕顫下就是一片媚色。

厲北琛身軀一頓,黑眸射了過來,嗓音有點沉悶得咬牙切齒,“溫寧,你是在故意耍我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你今天到底來乾什麼的。”

厲北琛反身,摟了下纖細的女人腰肢,溫寧反被他推進老闆椅裡。

她心虛地用腿擋住那個抽屜,情急地抵住他欲要上前的身軀,她隻知道,

她得讓他離開這個辦公桌才行!

她推著他的胸膛,小手放軟,語氣也微妙,“我來乾什麼的,你真的不知道嗎?”

“你不是來簽合同的嗎?”厲北琛擰眉,看了下她的檔案袋。

嗤。

女人紅唇輕扯,高跟鞋輕輕甩掉,露出塗著紅指甲的雪白腳趾,那小小腳趾踢了一下他的膝蓋。

隔著西褲,輕輕地,隔靴搔癢般。

“假正經。”她說話,用氣音。

厲北琛盯著她的紅唇,就要瘋了。

這女人在乾什麼?

他掃了眼那可愛性感的腳趾,他肯定是喝多了,他想親。

甚至身體當即就不對勁。

深吞呼吸,男人滾動喉結,擰起眉,“下去!”

溫寧也想下這張椅子,瞟了眼那邊的沙發,“那我們去那邊說?”

“我明天要結婚了,我不管你玩什麼把戲,我都和你冇什麼好說的。彼此自重些。”

他突然不耐煩起來,拎著她的手,想將她拽起來,“簽完合同,你就走。”

她不能走,溫寧頭痛欲裂,現在也不能讓他坐進來!

這男人今天出奇的正經,平時那麼受不了她撩的,溫寧心梗,感覺撩兩句已經冇用了。

她絞儘腦汁,微沉的攥緊手,感覺隻有親熱,能讓他被她控製住。

“你不想說,你想做嗎。”

厲北琛完全愣住了,看向這張語出驚人的小嘴。

“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?”他抿唇。

“知道啊。”溫寧媚眼如絲的笑,有些輕浮拖著下巴,仰頭濕漉漉望他,“聽彆人說,分手都有分手袍,如果我今天給你一個機會......”

“溫寧,你不要玩火!”他眸子黑暗。

溫寧伸出腳碰上他的西褲,越來越往上,眼睛深處在忐忑,嘴角卻努力笑,“喝了酒都不想?

要為黎向晚守身如玉啊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