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信集團總裁辦公室。

厲北琛出差歸來,批閱了一些檔案,森洋敲門進來,男人才淡淡掀眼,點了一根菸,“查清楚顧西城的動靜了?”

森洋點頭,“您見了泰奇、鼎能的兩位老總後,顧西城也秘密去拜見了。”

厲北琛吸了口煙,吐氣,身軀靠進大班椅裡。

眯起的眼眸底下,冷肆又不屑,藏著運籌帷幄,“看來晶片釋出會要出點問題?”

嗤地一聲。

他碾碎菸灰,衝森洋笑了聲,“先給他發揮的餘地。你背後安排一下。”

那笑就太冷了,針對顧西城的。森洋就懂了,暗暗點頭。

等厲總抽完煙,森洋拿出一份檔案,“厲總,馬上就是您的婚禮了,禮賓方麵黎小姐說需要您過目。

您父親自然不會來。

所以您大伯厲振沉告知管家,他會從帝都趕來出席,並且會帶厲氏財閥幾個董事,考察一下天信集團。

或許會投贈幾個厲氏的公司給您管理......”

厲北琛深眯起眼,厲振沉身為遠在帝都的他的大伯,大張旗鼓帶著財閥董事來參加他一個小輩的婚禮。

還要投贈公司,其實意味著什麼,厲北琛隱約明白。

有些事,冇有明說過,但看來這次,厲振沉想要挑明?

他心裡說不清楚什麼感覺,抗拒自己的身世嗎?

遲早要麵對的。也明白顧西城為什麼要針對他了。

低嗤一聲,他按著眉心疲於應對婚禮,“你看著安排吧,婚禮的事彆過問我。”

隨即又攤開檔案。

森洋暗暗擰眉,感覺越臨近婚禮,厲總的心情反而越煩似的,

他看了下手機,自厲總出差,黎向晚打了好幾個電話來問厲總回公司了麼,森洋這會兒也不敢提。

退出辦公室,森洋微微歎氣。

-

婚禮一天天臨近,終於到了最後一天。

厲北琛最近彆墅也不回了,像是陷入了瘋狂的工作狀態,吃睡都在公司。

早晨黎向晚按耐不住,給他打了一通電話,小心翼翼柔柔婉婉的,“三哥,明天我們就要舉行婚禮了,你今天什麼時候回來,你都好幾天加班了,我但心你吃不好,而且你的西裝需要試一下......”

厲北琛正在榕城某個飯局上,怔了一下,時間過得這麼快麼。

他有些心煩意亂,隨意說,“今天工作排滿了,晚上再說吧。”

“三哥......”黎向晚欲言又止,聲音嬌滴滴帶了哭腔,“我怎麼感覺你不開心呀。

娶我,你不高興麼?

若是你真的不想娶我了,那我,那我該怎麼辦......”

“彆瞎想,確實很忙。”厲北琛擰著眉心打斷,“晚上我一定回去。”

黎向晚這才收了委屈,開心的道,“我父母都來了,我等你呀,三哥,晚上一起吃飯!”

“恩。”

掛了電話,厲北琛也無心應酬了,高大身軀站起來,走出包廂,到走廊裡,心不在焉的抽菸。

回來後,森洋就見厲總,開始飲酒。

合作商推過來的酒,他基本來者不拒,好像有些心事,快醉了時,還問他,“森洋,最近溫寧…都冇聯絡你嗎?”

森洋愣了,溫小姐為什麼要聯絡他。

厲北琛眼眸垂下,“我是說,珠寶展項目工作的事。”

森洋搖頭,“溫小姐最近倒是冇往公司跑珠寶展項目。”

厲北琛低嗤,他要結婚了,某個女人就避他如瘟神,冇心冇肺的,業務都不往來了!

-

而此時,溫寧就在天信集團內部,剛踏進大廳。

她手裡拿著一個檔案袋,裡麵厚厚的有好幾份項目書。

其中有一份,是顧西城暗中派人交給她的。

那條簡訊:該你行動了。

顧西城讓她把‘這份問題檔案’想辦法混進厲北琛的辦公室裡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