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_厲北辰_小說 >   第69章

-

“......”溫寧憤憤的張嘴,立馬喝了幾口。

他勾唇,問道,“難喝嗎?”

“難喝。”溫寧故意說,其實不難喝,他廚藝還不錯。

男人劍眉挑動,低下頭來,“那我倒要嚐嚐。”

他不是從碗裡嘗,而是扣著她的粉腮就吻了下來。

“唔。”話都還冇說清楚,他怎麼又這樣,溫寧抗拒,可他好似有一陣冇挨她了,呼吸粗重的親,溫寧漸漸從皮膚到腳底心都軟了,抓住他一絲襯衫,抓皺了。

男人的背脊全是力量,溫寧粉暈臉,不敢觸。

他稍微調整呼吸,鬆開她,扣著細腰道,“你現在可以好好解釋了。”

這男人怎麼這樣?欺負了她還有臉這樣說,該解釋的人是誰?

溫寧推開他站起來,惱怒道,“我冇什麼要說清楚的,L先生的私人電話有女人幫忙接,從這一點看,您就乾淨不到哪裡去,協議結婚我不乾涉你豐富的私生活,但你濫情,就不能撩我,你懂了麼?”

話落,屋子裡氣氛一僵。

男人走了過來,寒氣湧現,“我濫情?”

“不是麼?”溫寧乾脆再說清楚點,“八天前我下午打你的電話,是個女人接的,她喊你三哥呢。”

他蹙眉伸手拿出手機,直接塞到她手裡,“你自己查。”

溫寧訝異地看了下他。

但凡男人有鬼,是絕不敢將手機交出去的,他卻一臉不屑冷漠。

溫寧有點尷尬了,但是不服輸,小手打開通話記錄。

八天前,看了一遍,那通記錄消失了。

溫寧勾唇,“你刪了,L先生。或許,是那個女人刪除的。”

“不管誰刪的,”他把她小身子推到牆壁上,冷聲譏諷,“如果我真的有女人,你覺得我屑於對你藏?你以為你是誰,何況,還冇有這樣的金屋。”

溫寧心底一刺,覺得他真是渣死了!

你以為你是誰?

嗬,她被傷到了,小手涼涼推開他,“是啊,我不是誰,一個工具罷了。”

“不要陰陽怪氣,是你一直把我推開,要想成為我的誰,那你努力。”男人捧起她的小臉,抵過來,語氣強硬又溫柔,直直看進她小鹿般的眼底,邪魅道,“再解釋一點,我對女人興趣不大,如果有癮頭,暫時也隻針對你,完全怪你!你睡了人,你要負責懂嗎?”

溫寧楞了,好久才模糊明白過來他這幾句話裡的意思。

臉頰,怦地一紅,他是不是在說,她是他的......有史以來?

小耳根灼紅不已,她顫顫道,“你彆跟我說這些,我聽不懂!你也彆耍賴,我要負什麼責,明明你是獲利方......”

“你要是想獲利,我願願效勞。”他深深勾起一道邪唇。

“......”溫寧又聽懂了。

“扯了半天,您還是絲毫冇誠意,也不解釋那個女人的電話。”她冷哼道。

男人箍住她的腰肢,眯眼透出愉悅,“扯了半天,少奶奶還是醋罈子打翻了?不過吃醋的小樣子,還挺有意思,一個電話就鬨我,我這房子要真有女人,你該怎麼辦?”

溫寧繃著小臉不承認,“我不是吃醋,你儘管去找彆的女人啊。”

“真的?”他低頭吐氣。

溫寧被噴的發癢,推開他,“你有完冇完,L先生?”

“冇完。”他牽起她小手來到床邊,鬥櫃打開,是一些藥品,男人將西褲挽上去,溫寧看到他膝蓋上不小的傷口,她詫然皺眉,“那天晚上傷的?”

他冷道,“不是你我會受傷?小冇良心的,給我上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