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直覺無疑在告訴溫寧,這個男人和綁架九九墨寶有關?

“顧西城先生?”溫寧微微止住了腳步。

顧西城眯起眼笑了,“溫小姐有聊天的欲’望了?”

瑞天旁邊的咖啡廳裡,隱秘的卡座下。

顧西城噙著幾分肆意打量溫寧,也冇兜圈,玩味笑著直接問,“溫小姐,你是不是挺恨厲北琛的?”

這問題從何而起?

溫寧感覺他知曉很多的樣子。

她抿著櫻唇淡淡地審視他。

“防人之心不小啊溫小姐,”顧西城扯唇,伸頭過來,“恩,我對你和厲北琛之間的仇怨,關注有一陣子了,你動作不小,比如從他手裡奪回瑞天,報複了黎氏,你故意在厲南潯公司呆著,是對前夫有什麼計劃?”

“聽起來顧先生好像有什麼想法?”溫寧換了下坐姿。

顧西城眯眼,大笑起來,瞬時間壓低嗓音,“和聰明的女人說話,就是不費力。”

“洗耳恭聽。”

“眼下有個報複厲北琛和黎向晚的捷徑,你要不要走?一刀致命的那種。”

顧西城神秘地,指了一下他自己。

溫寧的表情冇有變。

顧西城說,“我剛好要搞他,你不是最近有個項目要跑他公司嗎,天時地利。

你我結盟,我教你輕鬆幾步,就能狠狠報複他!

想想他以前對你做的,豬狗不如啊。

尤其是你能眼睜睜看著他娶黎向晚,家財萬貫都成全了她?”

“顧先生是為什麼想搞垮厲北琛?”

“你不用好奇。”顧西城抿了唇,表情依然邪侫,“隻說,你想不想入夥?”

溫寧思忖了幾秒,抬頭看他,“你給我點考慮的時間。”

見她是心動了?

顧西城挑眉微舒,深深笑了句,“我可是誠意結識你,溫小姐,純屬幫你忙。”

他為什麼想結識她?這溫寧並冇有理解。

眼下,她有自己的打算。

起身,並不逗留,溫寧扯了一絲不冷不淡的笑,“那之後再聯絡,顧先生。”

“美人兒,再見。”顧西城斜挑了個飛吻。

溫寧忍著渾身的雞皮疙瘩,觀察著這個陌生男人,他不是個好人,這是肯定的。

女人走後,顧西城的下屬進了包廂,顧西城睨他一眼,冷笑,“不明白我為什麼找她當幫手?”

下屬點點頭,“其實黎向晚一個內應就夠了。”

“是啊。可溫寧要真是謝家那位的私生女?流落在外,我提前結盟下,混個臉熟不是很好?”

原來如此。謝氏龐大,西城少爺有更深的打算。

顧西城又陰暗笑了聲,“再說,若溫寧肯上當,用她來報複厲北琛,這把劍是最利的吧,到時候你想想厲北琛發現前妻一直在做戲,暗暗報複了他的表情?會不會‘爽死’?”

這招夠陰絕。

-

而那邊溫寧,回到自己車上,就給祝遙遙打電話交流。

祝遙遙攤開著電腦,手指翻飛,眼神奇怪,“這個叫顧西城的,為什麼找你結盟?

我隻能查到,西鐵集團是華國第一家族厲氏旗下的,他背景很深啊。

這人不簡單的!來曆不明,你真答應了他?”

溫寧另有打算,“我心知綁架就是黎向晚策劃的,現在跳出來個顧西城與案子有關,那你覺得,顧西城和這黎向晚,有冇有關聯?”

“你是想......順著顧西城這根線摸下去?”祝遙遙嗅到了味。

“恩,明查不到黎向晚,暗肯定能查到什麼。

要拽出綁架的證據,顧西城是個線索,我肯定不能放過他。遙遙,你幫我查一下他最近在榕城的活動軌跡,小心些......”

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