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做出反應之前,男人的大手已經伸了過去。

“你乾什麼?”溫寧回頭,撞見他幽深的臉廓,微微錯愕。

“咳。”厲北琛對於她的防備,沉了沉臉,“怕你看不見,被刀切了,我兒子還得叫外賣。”

“......”烏鴉嘴。

溫寧趕緊把菜下鍋。

厲北琛看了眼,很有些詫異,肉餅蒸蛋,紅燒排骨,一道美味的時蔬湯,玉米和胡蘿蔔蝦仁拚湊成小孩很喜歡的八寶飯,短短十幾分鐘,還有舒芙蕾甜點。

見他挑剔的視線盯著甜點,溫寧冷冷道,“低糖低脂,適合小孩子吃的。”

厲北琛看向她。

銳利的視線再次掃了眼客廳,餐廳邊上有一個兒童椅。

他剛纔進來就注意到了。

有些奇怪。

男人低聲問道,“你怎麼會做這種小孩的食物?”

“客廳裡有一把兒童餐椅,可九九又冇來過你這裡,莫非,還有彆的孩子?”

“......”溫寧一愣,嚇得頓時手抖,該死的,那是墨寶的餐椅,她忘記收了。

百密一疏。

她懊惱的解釋,“…餐椅是我想著九九可能會來,提前買的。”

厲北琛眯了眯眼,“買的很合適,你好像對帶孩子,並不陌生?”

三年前她害死一個孩子,逃走,按理說,她不可能有奶娃的經驗。

溫寧立刻鄙夷的看向他,嘲諷,“我當然不陌生啦。懷孕時我就做了不少功課,在你和黎向晚廝混,把我送進精神院時,我連孩子幾歲用的東西都想好了。”

提起那一段,厲北琛頓時冇話了,臉色沉暗下去。

送她去治病,或許是他武斷,但那時候,他想保護胎兒的健康。

這女人說的好像很愛孩子,結果呢......他微微深吸口氣,知道再說下去又要撕開傷口。

溫寧見他住嘴,暗自鬆了口氣。

這渣男不配知道,他兩個孩子都好好活著。

她小心翼翼的藏著墨寶,結果一扭頭,看到門外登堂入室的小身影,嚇得一口氣差點不順。

墨......墨寶,這傢夥在乾嘛啊,他怎麼進來了!

而此時,厲北琛也一同轉過頭去,看到與九九站在一起的小男孩,他蹙眉,“這是誰?”

溫寧的心臟都要停擺了,瞪著眼不知作何反應。

九九調皮的走了過來,暗自看了媽咪一眼,與他的小兄弟機靈憋笑的對視,說道,“媽咪,我今天晚上想在你這裡睡覺,所以叫了個外賣送一些牙刷臉巾上來。”

溫寧看著帶口罩和帽子,裹得比較嚴實的墨寶,一顆心跟坐過山車似的,喘了又喘。

她明白這兩個小東西在玩什麼把戲了,一張俏臉頓時黑沉下來。

厲北琛是那麼好玩的嗎!真想打他們屁股,剛要接過東西迅速攆走墨寶。

厲北琛的大手搶先接過袋子,他盯著送外賣的‘小孩’,蹙眉看了又看,低沉的問道,“你這麼小就來送外賣?你是誰家的孩子?”

“......”溫寧狠狠無語,你家的好嗎。

她很想攔住厲北琛的視線,把墨寶丟出去。

結果這男人蹲了下來,鋒銳無比地盯著墨寶口罩下的小臉,說道,“你看起來有點眼熟,小朋友。”

溫寧都想跳樓了,和九九一模一樣的孩子,能不熟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