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寧幾乎站不穩,強烈的衝擊讓她身體晃動,愣愣回頭,再次看看真實躺著的墨寶。

“九九,你彆嚇媽咪了!

她的小心臟,咳咳......雖然堅強,可也不經咱們這麼糊弄,你過來,我們好好跟她解釋,她不會怪我們的。”

墨寶虛弱的出聲了,含著靈動的笑意。

溫寧攥緊纖細的手心,一雙杏眸瞪得渾’圓,

她竭力將臉上的淚滴與湧動的驚喜,繃住,勉強維持呼吸溫柔道,“孩子,你是,是我......”

“我是你的另一個兒子啦,媽咪,嗚嗚......”

九九見她輕輕招手,就像被母貓召喚著終於回家了的小貓,奔了過去,直撲入溫寧的懷裡。

身後的祝遙遙看見這一幕,悄悄紅了眼眶,替溫寧欣喜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?孩子,你叫九九?”原來,厲北琛所喊的‘九九’,並不是墨寶。

是她誤會了,可她究竟誤會了多大的事,一個驚天大秘密?

“媽咪,你還好意思問我們倆怎麼回事,你這個糊塗蛋,自己生了個兩個兒子,你不知道嗎?”

墨寶躺在床上,瞥著精彩奕奕的眸,溫柔的翻了個白眼。

“......”她真的不知道,以至於今晚一度很驚悚。

“簡單來說,就是九九一出生就被渣爹帶著,而我被你抱著跳進海裡,得救後我們去了國外,雙方都冇見過麵。

渣爹不知道還有一個墨寶,就如你也不知道還有一個叫九九,你們都以為隻有一個兒子。

那天在拍賣宴會裡,你無意間認錯了九九,將他抱回家,而我卻被渣爹認錯......”

墨寶提著氣息,虛弱又慢條斯理的說完了這些天發生的所有事。

溫寧和祝遙遙聽得瞪大眼,九曲迴腸般跟著驚心動魄!

所有的情緒埋在心臟裡,像是要衝破出來......

溫寧無法形容自己的百感交集,血液竄得腦尖又熱又涼,等意識到什麼,她望著她的兩個小寶貝,早已淚流滿麵。

原來,三年前的那天夜裡,她在野外生下了兩個孩子。

他們是雙胞胎啊。

可她產檢到生,所有醫生給她的b超,包括資訊,都是單胎。

而她雖然懂脈,卻醫不自醫,竟也從未仔細替自己把脈,當然,多胎靠脈搏無法辨析。

隻是後來,月份大,她就覺得肚子異常的大,這一點醫院也給了合理解釋,說她羊水太多。

現在想來,厲北琛是知道這一切的,知道她一開始懷的就是雙胎?

不知道出於何原因,他向她隱瞞了,並且讓醫院改了孕檢結果。

難怪他三年後會莫名其妙恨她,因為他明知是雙胞胎,卻隻撿到了一個九九,他以為她狠心丟孩子下海了?!

冇腦子的渣男......

溫寧想著一陣氣不順,緩了緩神思,麵對兩個小寶貝,又驚悚又幽怨。

“所以你們兩個小傢夥,早就識破了對方,悄悄見了麵,還換過來換過去的騙我們?”

她提著口悶氣,無語的癟嘴,難怪最近老是覺得墨寶奇怪,性格變得像翻書,原來也不是犯病。

還有,那一次在克莉絲汀餐廳,厲北琛明明搶走了‘墨寶’,

‘墨寶’卻又飛快跑回了家,並且電話手錶還差了一位數字。

那可不就是九九冒充的嘛,大概是怕她傷心難過,兩個小傢夥一通密謀,填東補西的。

溫寧眼風閃動,又嗔又怨,又暖又心痛,不堅強的眼淚掉個不停。

墨寶疼她,冇想到冇見過的九九,另一個她的孩子,也是對她有愛的。

她好愧疚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