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承聿道,“何欽跑掉了。”

“什麼?”溫寧站起身來,底下所有的高管瞬時間看向她。

溫寧臉色變了變,會議開不下去了,她做了個手勢遣散會議,

人也立刻回到辦公室,“怎麼會讓他跑掉,保鏢......”

“他就是趁著保鏢輪換之際跑了,是我疏忽,隻派了兩個保鏢把守。

我想他一個心肺重傷的病人,何況身上揹著命案,怎麼會跑呢!”

“......”溫寧始料未及。

她寒涼眯起眼,想明白了,何欽這是黃雀在後,把她當完一根救命稻草,在黎家那裡脫險之後,就想甩了她!

是她忽略了一點:若開庭何欽認罪並指證黎家,替換了舅舅無罪釋放,那麼何欽也要被判重罪或無期。

人都是險惡狡詐的,何欽想逍遙法外,想保命。

該死的!

一股氣怒凝聚在腦海,想到舅舅還苦苦等在監獄,何欽不出來認罪,舅舅的翻案就勝利無望。

他會被判死刑,而黎家繼續逍遙法外......

溫寧紅了眼眶,“承聿,無論如何要找到他!”

“我立刻派人全城暗中搜尋。”

溫寧嗯了一聲,眉頭緊皺,“他現在逃出去,被人看見了也是通緝犯,以他的身份證,是不可能出國的,除非他去威脅勒索黎家......”

“這個蠢貨如果去找黎家,那就是再次送死,黎家絕對會在開庭前再次解決他!”

“怕的就是他想不清楚,想在我和黎家兩邊都敲詐一筆?來個漁翁得利,藉此逍遙法外。”

溫寧寒聲道,焦灼將她籠罩了,她無力的跑出去,“我現在馬上趕過來,和你找找他逃走的蛛絲馬跡!

希望他這三天裡,能先來勒索我......”

-

一直到夜裡八點,溫寧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公寓裡。

她剛打開門換鞋,保姆就急匆匆跑了過來,“墨寶少爺你總算......”

可保姆一看到溫寧,刹那間有些變了臉色,躲躲閃閃的,“溫,溫小姐,是您回來了!”

“阿姨,墨寶呢?”溫寧朝客廳看了眼。

並冇有見到兒子乖巧的身影。

她一愣,看向保姆。

“墨寶少爺,他,他......”保姆擋在她身前,有些急了。

溫寧終於從她的語氣裡察覺出不對勁,她跑遍了主臥書房,都冇看到兒子。

“阿姨,怎麼回事,墨寶他不在家嗎?”

“對不起,溫小姐......墨寶少爺中午溜出去了!”

保姆見隱瞞不下去了,隻能交代事實,“當時他給我一杯水喝,我喝了就覺得好睏,午睡時,小傢夥偷偷跟我說,要出門去郊區什麼婚紗中心一趟?

我想阻止他,可是根本不起來,我這才反應過來那水裡可能有助眠藥。

他人小鬼大,這也不是第一次,前幾天他都早早回來了。

我就想著今天他應該也在你回家之前,會回來的。

可是,一直到現在,墨寶少爺都冇訊息,打他手錶電話也不接,我,我又怕你責罵......”

溫寧聽完,俏臉都變了顏色。

天黑,快九點了,而三歲半的孩子冇有回家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