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向晚眼梢深深地說了一句,甩下一個保鏢,就進屋了。

婚紗中心外麵,是環形的廣場,天橋玻璃建築繁雜,但好在有地方好藏人。

厲九九很輕易的就甩掉保鏢了,玉樹臨風地坐在角落裡,抬起手腕勾唇,“呼叫墨寶!”

“呼叫九九!”

九九勾唇一笑,正準備問墨寶媽咪在不在家,怎麼他如此猖狂敢說話呢?

突然背脊被人一拍。

九九回頭,震驚的盯著近在咫尺的墨寶,他愣了下,迅速站起身,“你怎麼會在這兒,墨寶?媽咪呢?”

“不是你約我來這兒的嗎,你說有重要的事跟我講啊。媽咪今天很忙,所以我溜出來見你。”

什麼?

九九暈乎了,擰著眉頭馬上否認,“我冇約你!”

“你手環打字說的,這不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嗎?”

墨寶也擰起眉毛了。

兩個小兄弟一對峙,突然發現大大的不對勁。

墨寶反應迅敏,立刻將簡訊亮出來。

九九看了後,聰明的腦袋裡馬上想起什麼,“我上午把手環丟在地上了一下......不對勁,墨寶。”

他牽起墨寶的手,墨寶也變了臉色,彼此心跳都有些快,“你跟誰來這裡的?”

“黎向晚!”九九小嘴微微抿緊,“簡訊是她發的嗎?”

墨寶眼神閃過什麼,不安將他籠罩,拉起九九四處看了看,警備道,“我們快走,先離開這裡。”

兩個小傢夥不由分說往出口跑!

身後卻突然湧現四五個綁匪模樣的人——

兩人一滯,墨寶擋在九九的前麵,迅速從口袋裡拿出幾個鞭炮,啪啪砸過去。

可那些東西,對大人根本冇用。

這是二樓天橋,有墨色玻璃窗籠罩,裡麵發生了什麼,外麵根本一點都看不見。

“救命,救命啊——”

孩子的驚叫聲,迅速被綁匪的手捂住,他們很快消失在黑色麪包車裡。

兩分鐘後,黎向晚驚慌失措地跑出來,追著從地庫疾馳而出的黑色麪包車,捶打,叫喊。

麪包車停了一下,緊接著,帶黑罩子的綁匪跑下來,將黎向晚一併抓了進去。

-

天信集團,總裁部。

厲北琛開會一直到傍晚,從高層會議室出來,才接觸到手機。

本想檢視檔案,一條微信訊息躍進眼簾,男人修長指節順便點開,是黎向晚發來的語音。

“三哥,救我和九九......啊!”

女人的尖叫聲和手機砸落在地上,一陣混響後,消失了?

厲北琛容顏一滯,手指往上劃,上一條還停留在黎向晚說要去看婚紗,順便為九九量定小西裝。

他當時正在開早會,回了個嗯字。

“九九......”

男人眉頭緊鎖,堅實手臂撐著桌麵,迅速打電話給彆墅裡,得到的回覆是,黎小姐和小少爺都冇回去。

他再打黎向晚的手機,無人接聽狀態。

“森洋!”厲北琛嗓音變得沉冷。

森洋跑進來,男人拽下西裝外套,長腿疾步往外走,“火速查黎向晚去的婚紗店地址,他們可能遇險了!”

“什麼?”

-

瑞天大廈。

溫寧正在開部門經理會議,李承聿一個電話打了過來,“寧寧,有個壞訊息。”

溫寧一愣,手上的筆停住了,“什麼壞訊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