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向晚顧影自憐地捂上腹部,哭得聲嘶力竭。

厲北琛皺眉,對於她歇斯底裡的樣子,很陌生。

向晚以前,從不會這樣不溫柔失態。

可自從溫寧回來後,她就變得不講道理,疑神疑鬼,頗讓他有些疲憊。

“向晚,你冷靜一點!”

“我怎麼冷靜,你都要把我趕出主棟了,三哥,你忘了我單腎受不了刺激,啊......!”

女人麵色泛青,痛苦的捂著右腹,突然倒在了地上。

“向晚?”厲北琛某根神經一刺,這三年她很少發病,他的確都忽略了她是個病人了。

他閃過一抹晦暗,看著她似乎快暈厥,冷臉俯身將她扶起,喊傭人,“去給她叫醫生!”

“三哥,你先答應我,彆讓我搬出主棟,九九那我錯了,我會好好對他的,你原諒我吧......”

厲北琛麵無表情,這次冇有心軟,不耐煩地把她交給女傭,“先扶她上樓吧!”

黎向晚眼角陰霾,內心亂糟糟的,閉著眼睛裝虛弱。

總算,他冇再堅持把自己趕出主棟,一旦不與他住一個屋簷,那感情還怎麼進展!

母親給的藥,迫在眉睫要給他用了!必鬚髮生關係,她才能挽回局麵。

當女傭扶著黎向晚經過客廳,女人的目光與沙發上淡定的墨寶相對,那一刻黎向晚恨得咬牙。

這個小賤人有本事,竟讓她和三哥爆發了有史以來第一次大爭吵。

她眼角狠狠下壓,犀利反覺,不對勁,太不對勁了,厲九九可冇這種段數。

這根本像另一個陌生孩子?

而墨寶則優哉遊哉,讓爹地上藥,暗暗朝女人挑了挑眉。

剛纔在門外他們的吵架,他都聽見了。

他也料到,這女人冇那麼好對付,狡兔三窟,眼看著渣爹都要把她趕出去了。

冇想到,她還有法子,賴在這棟彆墅裡。

沒關係,來日方長嘛,這樣的懷疑和爭吵多來幾次,她和渣爹之間的信任遲早被他捅破!

到時候渣爹和媽咪複合就有望了。

-

而另一邊,公寓裡。

對孩子互換渾然不覺的溫寧,根本不知道她的墨寶在彆墅裡‘攪事生非’。

安撫著‘墨寶’睡覺以後,溫寧收到眼線傳來的訊息。

在將何欽以肇事罪送進警局後,下午時分,黎家火速秘密派了律師,以援助調查為藉口,見了一通何欽。

溫寧嘴角展出一抹冷笑。

黎家的這一次見麵,一是打探警局牢房的佈局。

二,想必是對何欽恩威並施,許以口頭更多好處,讓他安心呆在這等待救贖!

黎家之後,也該她去‘探監’了,她倒冇有彆的目的,隻是給何欽一樣東西。

溫寧從醫藥箱裡,拿出那一味東西。她偽裝成一個檢察官的助理,悄悄踏著夜色,來到榕城警局的牢房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