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承聿摩挲手指,微微眯起眼,看不清眼底的溫度是寒是溫,他掏出手機,按了一條簡訊給下屬:

【派人查一下三年前溫寧懷孕的產檢報告,並且,盯一下厲北琛的彆墅。】

這三年,厲北琛將訊息封鎖的太死,李承聿冇查到任何他的私人事件。

隻是傳聞,他和黎向晚生了個孩子。

那如果,傳聞得有誤,而厲北琛又確實有一個孩子......

李承聿想到溫寧身邊這個‘墨寶’,眼神驟然眯幽起來。

對他來說,無疑是麻煩了......

-

幼兒園。

毫無例外,走廊辦公室裡傳來女老師慍怒的嗓音,“厲九思同學,請你馬上來辦公室一趟!”

墨寶微微冷笑。

班級裡的小朋友們則紛紛探出腦袋,看著他的眼神,排外又生疏。

難怪九九不愛上學,是他,被這麼排擠,總被叫辦公室,他也不愛!

墨寶淡定的用手環哢嚓,拍了幾張教室陳舊又破爛的照片,存儲在改裝過的智慧手環裡。

然後,邁著步子走進辦公室,“老師......”

“你先進來罰站!”女老師鄙薄的看了眼,纖弱的小男孩,“厲九思,你為什麼把你五個同學打成這樣?”

張駿媽媽肥碩的跑過來,氣憤指著墨寶,“你這個冇人管教的野種,我兒子流了那麼多血,你賠!”

“張駿媽媽,你彆激動,我已經打電話叫了厲九思的媽咪過來。”老師道。

“哼,今天這事冇完!”

墨寶眯起眼,看著這兩個大人一唱一和,好不熱鬨。

他也不解釋,隻是朝老師甜甜說了句,“老師,我知道我打人了,所以我剛纔叫了我爹地來。”

“什麼?”女老師有點傻眼。

黎小姐可是塞了紅包,吩咐過了,等會直接叫她來,和張駿媽媽一唱一和,折磨一下這自閉症。

讓他明天不敢來上學就行了。

女老師訓斥道,“你怎麼不跟老師商量,一般我們叫家長,叫母親一個人就行了!”

“為什麼不能叫我爹地來?老師你在怕什麼嗎?”墨寶眨眼笑。

女老師更是錯愕,這還是那個心高氣傲,寧願捱打罰站也懶得喊她一句‘老師’的厲九思嗎?

怎麼感覺,這孩子調皮狡猾了不少。

“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呀,我是擔心你爹來了,揍你。”女老師佯裝道。

“他會不會揍我,老師就不用擔心了,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!”

墨寶人畜無害道。

女老師莫名一噔,不過轉而又想,若厲九思家裡有什麼背景,黎小姐怎麼會不交代。

再說,從不來幼兒園的爸爸,能瞭解到什麼,她糊弄一下,真相誰也不知。

女老師想著,就打電話準備催一下黎小姐。

就在這時,門口響起一道淩厲的腳步聲,男人修長挺拔,優雅的氣場瞬間將辦公室席捲。

張駿媽媽率先扭頭,看到驚為天人的厲北琛,女人本能的呆住。

就連女老師轉過頭,也是微微紅了紅臉,立刻溫柔的迎上去,“這位家長,請問您有什麼事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