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依著渣爹的臭脾氣,媽咪一個兒子都得不到,她會傷心死去!

暗暗歎了口氣,墨寶扶額冷靜,他又摸了摸背上的小挎包,露出一抹笑容。

還好!哮喘藥戴在身上,而且媽咪給植物人奶奶的新藥,他也早就順了一點,放在挎包裡啦。

這次互換的很突然,但也算按計劃行事了......

-

溫寧被厲北琛的保鏢們堵在衛生間裡長達十分鐘。

她崩潰的撞擊,怎麼追打,都逃不出去。

十分鐘後,保鏢退場了,纔將搶來的她的手機歸還給她。

“厲北琛,你混蛋!”

溫寧哭著驚慌失措,慌忙一個電話給李承聿打過去,“承聿,嗚嗚......”

李承聿趕到衛生間裡時,溫寧蹲在角落裡,憔悴無助。

十幾分鐘前,她還清冷堅強。

要將一個女人打敗,隻需要動一動她心愛的孩子。

李承聿心疼得要命,猜到了,“是不是厲北琛......”

“他把我的墨寶搶走了!”溫寧失控的捂著眼睛,不想讓自己脆弱的哭聲暴露出來。

可,心疼的漸漸顫抖,她好像一下子被抽乾了所有力量。

墨寶是她的命,是她能夠活下來的唯一支撐。

“肯定是墨寶出來上廁所,被他看見了,看了一眼,那小翻版的模樣,他就認出來了。

我怎麼都想不到他如此狠心,直接把孩子搶走了,一點給我反應的機會都冇有。”

她好恨。

“我不能冇有墨寶,承聿,我要去把孩子搶回來!”溫寧衝動又憤怒。

李承聿撐住她嬌弱的身子,溫潤的眸子寒光頓現,“走,我陪你去,厲北琛他不能無法無天,今天我一定幫你把孩子帶回來。”

“謝謝你......”

兩人急匆匆的從克莉絲汀餐廳離開,李承聿直接去了榕城警局叫警察。

就在路上的時候,溫寧的手機突然響起,是墨寶的兒童手環號碼,但最後一個數字,差了一個字。

這串號碼,發了一條簡訊給她。

【媽咪,我是墨寶!我回公寓了,等你回來哦。】

哈?

溫寧眨巴著眼,睫毛上還濕漉漉的,可她回不過來神了?

距離墨寶被‘搶走’已經半個小時了,但他......怎麼逃出厲北琛那個魔掌的?!

-

厲北琛把‘九九’強行帶離克莉絲汀餐廳時,並冇有通知黎向晚。

父子倆上了同一輛車,厲北琛氣結,渾身冷漠,車直接開往幼兒園,他打算把兒子丟給老師管教。

車上,墨寶也是沉默了一路。

小傢夥很懂得察言觀色,能屈能伸。

直到快到幼兒園的路段,看得見那童話般的城堡了,厲北琛的臉色才微微回攏,深不可測。

就在這時,旁邊輕飄飄卻又語重心長的一道童音傳來,“爹地,你以前很深的愛過媽咪,是嗎?”

墨寶抱著小胳膊,犀利的準備談心。

厲北琛聞言,正在點菸,香菸隨之在他修長的指尖跌落。

他俊美無雙的容顏,狠狠一僵。

連整張俊臉,都泛白了起來。

墨寶看著爹地濃睫一耷,情緒深晦,可見這個問題,直擊了他的靈魂。

爹地會怎麼回答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