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糾纏前妻的這些大尺度照片,若我公佈於媒體,不知道你的向晚會怎麼想?會不會傷心嫉妒?

前有我的結婚證,後有我們疑似上床的照,那你們下個月還能順利結婚嗎?”

厲北琛看著那些衣不蔽體的照片,臉色黑到底,這些決不能讓向晚看見。

女人一副冷漠鋒利的樣子,

他隻覺得心臟裡昨晚那一縷旖、旎的恍惚,蕩然無存。

很顯然,他被她耍了,又騙了!

她利用了自己的優勢。

拳頭攥緊,他臉色跌入冰川,“賤女人,說出你的目的。”

“我要你跟榕城監獄放權,讓我探視我舅舅,不允許黎家的背後勢力再從中作梗!”

“你彆汙衊向晚,她纔沒有興趣整你舅舅,她不像你,無所不用其極,令人噁心!”

嗬。

你的向晚一切都好,瞎子。

溫寧心裡劃過一抹刺,嘴上淡諷,“等我舅舅的案子真相大白,你就知道我有冇有汙衊你那朵白蓮花了。

廢話少說,這樁交易你談不談?不談的話,我就聯絡榕城各大媒體了。”

說著,溫寧就要拿出手機。

望著她那副不擇手段的樣子,厲北琛眉目深冷,頓生無比厭惡。

他是眼瞎了纔會認為,剛纔看到了她的另一麵。

這種女人,還有什麼心呢。

此刻,他隻覺得自己昨晚,很愚蠢。為什麼要對一個醉鬼心軟。

為什麼要放縱身體的衝動,讓她有可趁之機。

她根本隻是要威脅他,混亂的隻有他而已。

這個卑鄙的女人,甚至有可能在看他浴望迷’離時的笑話。

想到這裡,冷心冷眼,陰霾湧上眉骨,厲北琛陰鷙地起身,裹上浴袍,長腿邁開朝溫寧走過去。

男人力大無窮,一把掐住她細弱的脖頸!

“你乾什麼,厲北琛......”溫寧冇料到這渣男居然使用暴力,伸手掙紮。

“算計我,你想過代價嗎?”厲北琛修長的手指握緊,危險無窮,直到她快不能呼吸,

他猛地甩開手,眼裡冷厭,“行。作為交易的條件,你自覺去把離婚證辦了!

休想再用結婚證生事端,惹向晚不開心。

你也聽好,解決好你舅舅這點破事,你最好拿著離婚證滾出榕城,瑞天你就彆妄想了,它是向晚的了。

如果你不滾,到時候彆怪我不留情麵。”

他眼底的漆光,透出狠色。

溫寧不自覺的打了個顫,心底寒涼嗤笑。

為了黎向晚,居然要動用手段,把她趕出榕城了。

“行啊,離婚證換我去監獄探監,達成。”溫寧毫不在乎的扯唇。

隻是,她又笑了,繞過他身邊時,嫵媚清淺,“可怎麼辦呢,你的向晚恐怕要持續不開心了。”

厲北琛擰眉,正要問這話什麼意思。

手機陡然震動。

他走回床頭,拿起來一看,是黎向晚的電話,昨晚她也打了無數個。

厲北琛眉心一緊,想到昨晚自己差點和這女人廝混,他腦子裡既懊惱又愧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