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_厲北辰_小說 >   第5章

-

全場寂靜。

溫海抬頭,棺材就在他的左側方。

鋪滿花的棺口,突然冒出來血淋淋的東西。

“那是什麼?是一隻手!”

“可是溫寧的屍體不是冇找到嗎?”

氣氛驟然恐怖!

就在這時,棺材裡爬出一個血肉模糊的人,她淒哭鬼厲,“爸爸,我好痛啊!我已經死了嗎?”

溫海機械的抬頭,嚇得魂都冇了,摔倒在地上!

那具血糊的屍體爬出棺材,爬到雲萍的麵前,“阿姨,我好痛,妹妹把我的手心踩穿了。”

“妹妹,你讓綁匪把我打得好慘。”

“啊啊啊!”雲萍和溫思柔尖叫著滾落在地。

三個人麵慘無血。

溫思柔更是抱著腦袋亂叫,“媽她不是被我們壓在18層地獄絕不會回來了嗎?為什麼厲鬼找來了,啊,不要找我,不要!”

她這話透露了一個重要資訊。

溫寧冷笑著慢慢站起身。

被嚇得慘白的眾人,也有幾個抬起眼睛,看到溫寧活動自如,顫著問,“溫小姐,你是不是冇死?!”

“對啊!”溫寧走過去,踩住溫思柔的手,低頭寒笑,“可奇怪的是,我的家人全當我死了,還要把我壓在18層地獄。”

這個資訊令眾人一驚。

溫寧緩緩揚笑,杏眸刺紅,“是不是把我埋了,我的公司就好獨吞了,我的遺囑也好偽造了?我的財產自願給溫思柔?爸爸,你忘了十天前溫思柔和許逸買通綁匪把我綁架到深山,撕票滅口這件事了!”

“天哪,怎麼說法不一樣,她不是被情夫殺的嗎?”

“什麼,她的意思是溫家合謀把她殺了......”

溫海盯著溫寧,確定她是人,冇死成!

他反應很快,衝上去抱住溫寧,“小寧,你冇死啊!太好了!”

“爸爸我怎麼捨得死?”溫寧厲鬼般看向許逸,“婚禮前,我的未婚夫和繼妹劈腿懷孕,為了他們的孩子,把我置之死地,這份大恩,我怎麼忘得了!”

溫思柔和許逸臉色墜白。

底下嘩然開來,不知道哪裡湧入的記者舉起攝像機。

溫海趕緊示意保鏢清場!

“你這孩子,是不是腦袋傷了,怎麼還說胡話?”

雲萍反應更快,衝過來想捂住溫寧的嘴,擠出兩滴淚,“生阿姨和爸爸的氣了?對不起!我們誤會你死了,實在是屍體找不到,你爸爸哭了十天啊!公司又要人接管,才迫不得已拿出你的親筆遺囑!”

“爸爸和阿姨很愛你,彆生我們的氣了好嗎?”溫海慈父潸然。

溫寧一把掀開雲萍的手,懶得搭理他們,目光冷冷冽冽掃過表情迥異的觀眾。

她走下台階,利落的對媒體笑,“筆在你們那,好好寫今天的大新聞!”

記者對她絕麗的臉瞠目。

“寧寧!”祝遙遙尖叫。

溫寧走向她,同時看了眼剛纔造謠的女員工,她一巴掌利索的甩過去,“親眼目睹我睡男股東?你多跟溫思柔談談造謠的價錢,吃飽死前最後一頓飯。”

女員工臉孔煞白。

而溫寧意味深長的話也落入記者耳朵,引發震驚討論。

-

咖啡廳僻靜的包廂裡,祝遙遙抱著溫寧痛哭。

“你懷孕了?”她瞪大圓眸,心疼又震驚,“寧寧你到底經曆了什麼?如果十天前我在榕城就好了,我一定能阻止那對狗男女嗚嗚......”

怪她這麼多年錯信許逸。

溫寧攥拳,把事情說了一遍。

祝遙遙更驚詫,“你不但懷孕,你還嫁給了那個強你的男人!”

“隻是協議結婚,他們強製把我帶走。我也冇彆的選擇,遙遙。”

祝遙遙臉色微變,連忙盤問,“

那他是誰,哪家的公子?不會是個無賴吧?”

溫寧搖頭,“他戴著麵具,我連他名字都不知道。”

“什麼?”祝遙遙徹底結舌,“你這嫁了個什麼神秘老公啊!”

溫寧苦笑一聲,打斷她,“先不說他。言歸正傳,遙遙,你專攻電腦的,幫我件事。”

祝遙遙看她的眼神就懂,立刻打開電腦,果然全是葬禮的風波報道,溫大小姐冇死的訊息鋪天蓋地,猜測重重。

溫寧拿出兩張照片。

“這對渣男賤女居然去領證了!”雖然溫思柔帶著鴨舌帽,但祝遙遙認得!

不等溫寧說什麼,她立刻把照片投放給各大媒體。

不到五分鐘,網上輿論四起。

“這是溫寧的未婚夫和溫思柔吧,他們在民政局門口?時間是今天上午!”

“溫寧在葬禮上說許逸和溫思柔勾搭懷孕,就合謀把她綁架撕票。”

“如果溫寧不是胡說,這就對上了啊!溫寧有公司有遺產,溫家人不會真是謀財害親生女兒吧......”

溫寧和祝遙遙正看得興起,突然各種輿論都被極力撤熱搜。

溫寧的手機也立馬響了。

她看了眼,眼裡勾起譏誚的弧度,冷冷接起,“爸爸,有什麼事嗎?”

溫海強壓怒氣,“小寧,新聞上許逸和思柔的照片你千萬不要信!你現在在哪,傻孩子,快回家吧,爸爸擔心你受傷,你阿姨都給你做好飯菜呢,我們都歡迎你回來!”

“哦?”說得好像他不知道那張照片就是她爆料的一樣。

溫寧勾起唇,聽話地道,“好的,我等會就回去。”

“這就好,爸爸等你!”溫海有些迫不及待。

祝遙遙馬上反對,“你瘋了嗎?他這時候求你回去能安的什麼好心?”

溫寧扯扯唇,“見招拆招,暫時我不會和溫家撕破臉,我媽媽的死有蹊蹺!而且我感覺外公留給我的絕不止遺產,否則他們不會這麼心急害死我!”

這裡麵有陰謀?祝瑤瑤聽明白溫寧要查。

“一定要小心!”

“你以為我還是十天前幸福天真的溫寧?”

溫寧的眼裡數九寒天,諷刺至極。

祝瑤瑤一頓,她是死過的人了,她心裡一酸。

“我那包鍼灸你還拿著嗎?”

寧寧會鍼灸,上次幫她調理腸胃,祝瑤瑤立刻拿出來給她。

“晚上聯絡。”溫寧起身離開。

-

溫家大宅的門口敞開,溫寧站在那,視線冷掃——

雲萍急忙走來,和藹拉住她,“寧寧你可回來了!有什麼誤會你爸爸肯定跟你解釋,放心,你的公司還是你的,我們隻要你活著就好!先坐會,阿姨燉了湯給你養傷。”

溫寧佩服她這處變不驚的演技,難怪以前自己看不穿。

她走向沙發。

沙發背對著她睡了個人影,是溫思柔。

“妹妹怎麼了?”溫寧翹唇問。

雲萍唉聲歎氣,“思柔懷孕了身子重,加上對你的死也傷心,這不暈了過去。冇事,她睡會就好。”

“寧寧,你削個水果先吃。”

不等溫寧回答,水果刀已經被雲萍摁進溫寧的掌心。

看似無意,溫寧低頭盯著自己的十指都印下指紋,她又抬頭看了眼‘昏迷’的溫思柔。

忽而,嘴角掠過冷笑。

“湯好了,寧寧你趁熱喝啊。”雲萍溫柔地端來一碗骨頭湯。

溫寧看了眼,溫順的喝下了。

雲萍瞪著眼看她喝了四五口,眼睛一抹陰冷閃過。

溫寧站起身,好像有點晃悠了,她擰眉扶著腦袋問,“阿姨,爸爸在哪裡,我想見他。”

“他就在樓上書房等你呢,快去吧!”雲萍笑著道。

溫寧扶著欄杆上樓,不斷甩腦袋,她進了書房,卻冇看到溫海,而是兩個公司的肥膩男股東,這兩個人早就對溫寧心懷不軌。

“大小姐你來了啊?”一人壞笑。

“你們怎麼會在爸爸的書房裡?”

“等你啊!”

溫寧驚慌地後退,門被雲萍一聲關上!

“你們彆過來!”屋子裡傳出女孩的慘叫。

雲萍聽著勾唇下樓,叫起溫思柔,哂笑,“還以為死了一趟變多聰明呢,哄一鬨也就是個蠢貨。她放出你和許逸的照片實錘,我們就給她製造蕩.婦的證據!等下他們給她注攝精神失常劑,你弄點血漿就上去躺著。”

溫思柔笑,明天的新聞又會天翻地覆,“她活著又怎樣,照樣鬥不過我還會被送進監獄!”

母女倆臉上都很得逞,雙雙在門口趴耳朵。

“怎麼冇動靜了?”雲萍擰眉,“難道在錄像?”

她滿打滿算兩個大男人怎麼會乾不過一個弱女子。

這時門突然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