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還冇說她漂亮,你怎麼就知道她漂亮了?”

“......”

厲九九端著胳膊,翻了個白眼,“當我三歲小孩騙呢,還拐賣犯,我看那分明是個迷戀你的小護士!”

厲北琛的嘴抽了抽,睨了他一眼,冇說話,卻扯了扯領帶。

森洋知道這是厲總放鬆的動作,小少爺這個小呆瓜居然冇懷疑那是他媽咪。

森洋好笑道,“小少爺,你忘了自己正好三歲半最好騙啦?”

“......”被人戳破年齡,穩重的厲九九下巴一撅。

厲北琛不知為何,連打了幾個噴嚏。

厲九九看過來,漠然關心了一句,“給他關上車窗,這老東西越來越不行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森洋寒顫,小少爺,你爸剛從你媽那看完男科,對‘不行’這種字眼,很敏銳的。

果然,厲總整張臉全黑了,掃過來一眼,“你今天話很多,要我把你丟下去?”

厲九九勉強閉嘴了。

他覺得今天臭爹心事重重,很不開心,打噴嚏是被人罵了吧,他想哄哄他。

顯然,這對父子關係緊張,不怎麼湊效。

厲九九哼了一聲。

-

溫寧停好車,手機收到簡訊。

竟然是遙遙給她的迴音:“寧寧,是你嗎?”

昨晚她打電話給遙遙,三年前的手機號登出了,昨晚是陌生號碼,所以遙遙一直不敢接嗎?

溫寧心裡情緒莫名,咬唇反覆念這句話,遙遙的語氣似乎很平淡。

可她背後,真的能平淡嗎?

溫寧吸了吸鼻子,厲南潯的催命電話又來了。

她掐斷,忐忑給遙遙回覆了一句,“是我,遙遙,我回來了,我今天一定要見到你。”

隨後,她將手機放入包裡,擰眉走進餐廳的包廂。

厲南潯邪靠在椅子上,看到進來的女人,眉目閃過驚豔。

他上下打量了一眼,吹了個口哨,“看來恢複的不錯,原來你不懷孕時這麼靚啊,不枉費我三年前跳下船把你撈上來。”

“流裡流氣的目光收一下,厲二少。”

溫寧涼涼坐下。

事情就是有那麼滑稽,當年她抱著墨寶跳下海,寒風大浪裡厲南潯居然開著遊輪在海灣裡釣魚。

她苦苦支撐了兩個小時,他大概早就發現了她,卻在她臨死之際纔將她救上來。

醒過來後,對於他為何肯救她的問題,溫寧立刻就問了。

厲南潯歪門邪道的笑了,打了個很長遠的主意,“留著你一命,當做日後對付厲北琛的武器,簡直是一樁最爽的事啊。”

不得不說,很變態。

溫寧回國後,粗略查了一下,帝尊集團市值縮水上百億,

三年時間,厲北琛可謂逼得厲家人進退維穀,當初厲南潯從他手裡搶走的諾大集團,成了榕城嘲諷厲南潯的一個笑話,他在苦苦支撐,再不尋出路,遲早是死路一條。

眼下,厲南潯盯著他琢磨的一條活路,遞過去一份合同,“你正式來我帝尊當珠寶設計師,工資給夠,你隻要聽我吩咐搶單就行。”

溫寧又不傻,冷笑了一聲,“你把我當活靶子,我就是往帝尊一坐,也能膈應一些人,是不是?”

“心知肚明又何必說出來,難道你不想活活氣死厲北琛?”

厲南潯邪笑,“你冇得選,三年前我救了你,何況,我也給了你一個報複的平台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