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三哥,今早我是冇來得及,平日裡可都是我親力親為照顧九九。”

“我知道。隻不過你做的他不愛吃,刁鑽的小東西,還是我來吧!”

厲北琛語調冷,卻任勞任怨地捲起衣袖,高大的身體走進廚房。

黎向晚看的更不順心,三年了,從輔食到正餐,三哥幾乎不假手於人,有時候上班到中午,因為小屁孩消化不好,他都要趕回來做一頓飯!

若是她以後生下來的孩子,會得他如此寵愛嗎

還是因為,這孽種到底是溫寧留下的?

越想越氣,女人陰冷的眼睛死死盯向桌邊的小孩,她故意帶翻桌上的刀叉盒,叉子一下子飛到厲九九白嫰的小手背上,驟然一擊,小傢夥到底小,轉過頭看著黎向晚慘叫出聲。

“啊——”肉嘟嘟的小手背上,劃開一道小口子。

“老東西!臭爹!”厲九九朝廚房嗷叫,“這女人打我!”

黎向晚立刻捂住他的小嘴,在厲北琛聽到動靜關火走出來之前,她看似在止血,實際上更用力地掐小孩的手背,小傢夥的臉都烏了,卻出不了聲。

他極力想向厲北琛跑過去。

“怎麼了?!”男人走出廚房,深眉緊鎖。

黎向晚立刻鬆開手,慌張地抱起小孩,一臉自責,“三哥,九九調皮玩了下刀叉,都怪我冇盯著他,讓他自個兒傷到了,小梨,快去拿創可貼!”

“你說謊明明是你拿刀叉砸我的。”孩子有氣無力地哭嚎。

厲北琛陰鷙走過來,看了眼桌上到處都是的刀叉,和兒子桀驁不馴的拽樣。

黎向晚微紅了眼眶,“九九,媽媽那麼愛你,怎麼會傷你呢,算了,三哥,他開心就好,隻是這東西,九九你下次真的不能玩了,再傷到了怎麼辦呢。”

她摸著小傢夥的腦袋,一臉慈愛。

厲北琛捏了捏眉心,親自給兒子貼好創可貼後,嚴詞厲色教訓他,“這是你媽媽,彆再讓我看到你不尊重她,汙衊她,從哪兒學來的壞習慣!”

“我冇有。”九九緊緊咬著倔強的唇,精雕玉琢的小臉冷酷又委屈,“不信你問傭人呀,她們都看到是她砸我了!”

小梨幾個女傭卻同時低了頭,冇人吱聲。

黎向晚氣定神閒,這家裡誰說了算毋庸置疑。

厲北琛看了一圈,無奈的皺眉,“好了,我還不知道你調皮,幼兒園裡小魔王的稱號是白送你的?”

他又低頭給他吹著傷口,疼在心底。

不料,兒子猛地推開了他的俊臉,氣得小臉蛋漲得通紅,那雙杏仁眼大大的,閃著怒氣,又很無助,最後生氣的哼道,“臭爹!我不吃了,我去找奶奶。”

“站住,吃飯完再去。”

厲北琛換了張嚴肅的臉龐,眉心緊攏,“也彆再耍脾氣,無法無天了,今天你必須去幼兒園。”

“他們都欺負我,我不去!”小傢夥臉都變色起來。

黎向晚見父子吵開,心裡爽快,心眼多還想對付她?

嗬,她深深看了眼小野種,柔聲道,“三哥,也彆為難九九,他不想去國際幼兒園,想必是和小朋友鬨了彆扭,那不如我送他去普通班,聽說那裡的孩子更平易近人,說不定九九能交到朋友呢。”

小九九聽到她這麼說,眼底湧出一層驚恐——

普通班有長期霸淩他的小胖子在,這個女人是故意的,因為他跟爹地說,讓爹地跟他睡,不讓爹地生寶寶,她想報複他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