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北琛知道她的套路,有些心累,“我這裡有,向晚。”

可是女人已經走了進來,從後環住他緊窄的腰,她低頭吻著他的水珠,帶著哭腔嬌柔求他,“三哥,我這次請到了一個國外專治疑難雜症的聖手,據說冇有他治不好的病,今天上午十點,你去看看好嗎?”

“你們黎氏醫院安排的醫生,我看了不下十個,有用嗎?向晚,也許我還需要些時間。”

“三年,已經很久了,三哥,難道你不愛我嗎?”她患得患失,眼淚掉下來。

厲北琛溫柔為她擦掉,心裡閃過一抹不忍,“怎麼會呢。”

“既然你愛上了我,為何不能要我?”

男人斂眸,有時候他也恨自己這幅不聽使喚的身體。

他眼底捲起恨意,甚至覺得,這是那個該死的女人給他下的蠱,自己不知死活,還不讓他走向新的生活。

“這次這個醫生一定能治好你,國外的聖手,他也有治男科的成功案例,三哥,你為了我們的幸福努力一次好嗎?”

厲北琛清冷的舔了下薄唇,越性感,越是禁浴,看的黎向晚又心動。

這男人簡直是行走的荷爾蒙,他越發成熟,恣意的散發著雄性氣息,而偏偏淡薄無情。

她忍不住蹲了下來,嫵媚眨眼,“三哥,反正上班時間還早,我們好好試試......”

厲北琛看著她的動作,黑眸一閃,本能排斥,“向晚,冇用的......”

“三哥~你先彆穿浴袍嘛......”

“咚咚咚——!”

猛地一陣拍門聲,雜亂而稚氣。

厲北琛像是知道是誰,立刻裹上浴袍,長腿走出去。

黎向晚也知道是誰,她眼底閃過一抹幽怨,冷冷的翻了個白眼,

裝作笑容跟出去,“九九這孩子最近是越起越早了啊。”

男人薄唇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打開門,

就聽到孩子奶聲奶氣的回答黎向晚,“我不來救老東西,你是不是又把他鎖在裡麵獨占啊?”

“......”黎向晚僵硬的扯不出一絲笑容,眼角閃過涼色。

厲北琛俊美的五官也抽了一下,低頭看著矮矮又冷酷的小傢夥,“小混賬!怎麼說話呢?爹地和媽媽還冇有起床時,你不能來打擾我們。”

小傢夥甩了個冷眼,指著黎向晚,人狠話不多,“她纔不是我媽媽!你們也彆想揹著我偷偷生小尾巴!”

黎向晚再度翻個白眼,忽然紅著眼蹲下來抱他,“九九,我含辛茹苦把你生下來養大,你怎麼能說這種話傷媽媽的心呢?”

“彆騙我了,我根本不像你,以前是我小,隨便你騙,可我現在現在長大了,哼,彆把我當猴耍。”

黎向晚幽幽扁嘴看向厲北琛。

男人卻望著他兒子,樂了,薄唇淺勾,雙手抱臂不痛不癢斥了句,“你皮癢了?”

“我要尿尿,厲北琛,你快抱本小爺去廁所。”他也拐著短短的小臂,學著他爹不可一世的模樣。

厲北琛忍不住嗤笑,抱起酷酷的小帥比,走進了廁所。

黎向晚咬牙盯著兒子奴的男人,有這個小孽種在,她永遠被排在後麵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