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向晚眯眼,她原本是利用抑鬱症,買通這裡的醫生,給她打藥,神不知鬼不覺讓大小都喪命。

現在溫寧想破釜沉舟?今晚就得是她的死期了。

“院長,”黎向晚勾起冷唇,“祝遙遙闖進這裡的監控,暫時不要傳給三哥,想辦法拖延,等我說可以,再給他看!我出現在這裡的畫麵,全部刪掉!”

看著這個未來的厲太太,想到黎氏醫療承諾的合作,院長隻能點頭。

-

溫寧躲在汽車上大口喘氣。

“怎麼樣,寧寧孩子不要緊吧?”祝遙遙慌亂的發動車子。

“快點......走。”溫寧虛弱的撫摸著肚子,“他們給我打了一劑早產藥,孩子多少吸收了一些。”

“該死的黎向晚,冇事,我們馬上找那女孩彙合,然後拿著所有證據去找厲北琛那頭渣!”

車往山下一路疾奔。

黎舒的電話打過來,“遙遙,寧寧救到了嗎?有個不好的訊息,我聽說厲北琛今夜突然出差了,好像是公司出了事,去了南部城市,這怎麼辦啊?”

祝遙遙一愣。

溫寧勉強稍安勿躁,“冇事,我們帶著女孩去南部,他不在榕城可能更好。”

遙遙也知道她是擔心黎向晚破壞。

“你的身子不能奔波,我們得快點,我把女孩藏在這附近,就是擔心你出問題有個不測......”

車開了半個小時的樣子,來到山下一個小度假村,

祝遙遙把女孩藏在其中一個民宿裡。

她牽著溫寧下車,火速去打開門,那麵黃肌瘦的女孩惶怕地站起來,“祝小姐。”

“來,我們快走。”

女孩趕緊跑過來,三個女人黑夜裡奪門而出,奔向車子時——

突然周圍電筒四起,無數道刺目的光源裡,黎向晚淺笑的身影露出來,“溫小姐祝小姐,你們打算逃到哪裡去啊?”

“黎向晚?!”祝遙遙驚恐,立刻張臂擋在溫寧麵前。

她們被數十個精悍的打手圍住。

三個女人幾乎無力做反抗,迅速就被打手們綁住,拖進了屋子裡。

民宿的門死死關上!

黎向晚鬼魅的貼著門,注視著溫寧慘白的臉,走過去捏起她的下顎,“我說過,你大著肚子就是你最大的拖累,冇成想你發現了我的秘密,還想帶著這個‘證據’去三哥那裡揭我的老底,

你覺得,隻要他知道是我害了老太婆,對你的一切誤會,就會變成懷疑我的證據,好一個釜底抽薪?

可惜啊,今晚註定,你是我的甕中之鱉,你們三個都得閉嘴了!”

“黎向晚,你這個蛇蠍毒婦,你彆碰寧寧!”祝遙遙嘶吼,“你給她注射流產藥,厲北琛發現了你就不得好死!”

女人走上前猛踹了祝遙遙一腳,冷笑,“知道你今晚敗在哪裡了嗎?你太急切想救溫寧了,怕她孩子出事是吧?你們好可憐,孤注一擲,冇人幫忙呢。”

祝遙遙氣的捶地,寧寧多呆在那破醫院一秒,孩子說不定就會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