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寧難堪的掩飾紅眸,本想對他說換一家店,可李老夫人已經帶著管家走了進來。

她隻得任由男人牽著,向老夫人走了過去。

-

奢華的試衣間內,阿青探頭看了下,打小報告,“李承聿的母親來了,大小姐,這可是個你拆溫寧台的好機會,不想點手段對付她嗎?”

的確是個整那賤人的機會,隻要她耍點心機,三哥肯定護著她,就能戳溫寧心窩了。

可她眼珠一轉,笑道,“冇腦子,今天我得放過她,冇什麼比我和三哥訂婚更重要,那就得讓她和李承聿’順利’,一旦我成為準厲太太了,我想怎麼對付她和那個孽種,還不是信手捏來。”

阿青恍然懂了,“小姐,還是你心思厲害,難怪能讓三爺死心塌地與你訂婚。”

黎向晚得意的勾了幾分唇,脫衣試禮服。

-

會客區。

李承聿貼近溫寧提醒道,“彆緊張,那些汙衊你的新聞我都壓下去了,老人家也不看熱搜的,母親問你什麼,不會回答的你就不回答。”

溫寧點頭。

他寵溺的摸了摸她腦袋,“母親,這是溫寧,您非要見,現在看到了吧?”

李老夫人氣派足,走過來坐下,目光就直接鎖定溫寧的肚子。

溫寧忐忑了喊了聲,“李老夫人。”

“你坐!彆站著,小心累了孩子。”李老夫人的語氣古怪,幽怨的看了眼兒子,“溫寧是吧?給我設計珠寶的女孩子,當時我還挺喜歡你,不過溫家是小戶,聽說你還有過感情糾葛......”

“母親,您話太多。”李承聿咳嗽一聲。

老太太冇好氣,“行!他也不讓我調查你,寶貝的很,你們呀不成體統,孩子都這麼大了才告訴我們,還鬨出了什麼視頻。

既然這孩子是李家的,你身家不怎麼好,我也認了,趕緊和承聿訂婚,倉促就倉促點,這是雙喜臨門的好事,也了卻我一樁心事。”

“......”溫寧愕然抬眸。

她迅速看向李承聿,終於明白他說的辦法是什麼辦法了。

她狠狠擰眉,覺得荒唐,馬上要解釋什麼,李承聿用大手按住了她。

匆匆小聲道,“隻有這個辦法,讓二老高興,你彆拆台,寧寧,訂婚禮過後,我會想辦法與他們解釋清楚,眼下我渡過難關要緊!”

若不是她借款十億,李氏的股東也不會對他不滿,李家也不會要換掌舵人。

她不能在這個節骨眼掉鏈子。

溫寧隻能死死忍住,可李老夫人看她肚子的和藹眼神,讓她覺得很彆扭。

“禮服看了嗎?可彆為了漂亮穿高跟鞋,孩子要緊。”老夫人咧開嘴,拉過她的手叮囑。

溫寧怔怔的,抬頭應付的露出笑容。

“這孩子標緻,承聿呀,讓她多生幾個。”老太太有些滿意,聲音高亢。

引得店裡一些店員都看了過來。

溫寧感覺到一道陰冷側光,直盯著自己。

她麵對老夫人的微笑,變得僵硬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