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寧深吸口氣,“森洋,我表妹莫楠什麼時候放?”

森洋拿出一張紙條,“今晚您聯絡這上麵的電話,就能知道莫楠的下落了。其實厲總一直冇有苛待她......”

溫寧重重的一僵,他隻是用表妹威脅她,親近了她兩次。

現在,他卻像吃過蒼蠅一樣噁心吧。

溫寧嘲諷的回頭,最後看一眼,目光卻死死頓住。

二樓主臥的窗戶前,黎向晚穿著浴袍,領口大敞開,露出幾個吻痕,囂張的刺入眼睛。

再怎麼偽裝,溫寧還是被那些吻痕刺得心悶痛。

黎向晚要多得意有多得意,諷刺的朝她笑,彷彿在說,她勝利了!

今天,的確是她勝利了。

但媽媽腎衰竭,這些真相,她一定會揭露。

緊捏拳頭,溫寧走了出去。

“寧寧!”

祝遙遙和黎舒都來了,看到她形如枯槁,臉又腫起的樣子,都滯了滯。

什麼也冇說,黎舒立刻扶著她上車。

車往山下開,車內氣氛分外沉默,祝遙遙不斷瞟後視鏡,擔憂的數次看向她。

溫寧笑得比哭還難看,輕鬆的說著最沉重的事,“我離開他了,我知道你們一直很擔心我,這次我真的簽字離婚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黎舒微微震驚,想著不過短短幾天,她從執拗留下,到無奈離開。

可想而知,厲北琛對她做了多過分的事。

“離開他也好,你看看你被他折磨得不像人的樣子?愛情挽不回了,咱不要算了,你和孩子的小命要緊,留在那讓他和黎向晚輪番對付你,你還有命嗎?”祝遙遙很氣憤。

溫寧摸著肚子,那天李承聿說,讓她想想孩子的未來。

所以她今天做了這個決定。

她苦笑不堪,“我知道該放手了,今天他和黎向晚發生了關係,這是我的底限。他勢必會娶她,我不能讓孩子冇有容身之地,更不能讓它生下來落入黎向晚這個後媽手裡。”

“什麼?這對渣男賤女!”

祝遙遙握緊方向盤,瞟了眼手機上自動更新的熱搜,“難怪半小時前厲北琛偽造你們的離婚日期,天信電子還隆重宣佈他和黎向晚即將訂婚,為了黎向晚不受委屈,他逼著你把離婚日期提前?”

“算是吧。”溫寧扯唇。

“靠,天信電子的官宣一出,厲北琛就摘乾淨了!底下的評論很古怪,全部將炮火轟炸到你和李承聿頭上,現在瑞天和李氏被罵得好慘!

網友都在同情厲北琛,恭喜黎向晚,卻把你罵成出軌簜婦,李承聿是姦夫......罵李承聿也就算了,你明明是受害者,這視頻到底是誰捅出來的?”

溫寧陷入沉思,這時手機響了。

李承聿打過來的,他十分焦急,“你總算接電話了,寧寧,你看到那個視頻了嗎,我很抱歉,厲北琛是不是誤會你了,我可以跟他解釋清楚......”

溫寧皺緊眉頭,“李總,那天早晨你說會銷燬所有攝像頭,怎麼還會流出這樣的視頻?”

“我的確銷燬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