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二樓主臥。

厲北琛抬起黎向晚的小腿,給她上藥。

男人粗糲的手掌碰上來,黎向晚眸眯了眯,感覺肌膚滾燙。

他渾身都是一副事後慵懶邪氣的樣子。

黎向晚既渴望,又嫉妒,她到底不甘的試探,“三哥,今晚發生了什麼?你為什麼拋下我和溫寧先回來了,你們還呆在樓下的房間裡,是不是......”

厲北琛溫柔包好紗布,避重就輕,“向晚,你彆多想。”

“你讓我怎麼不多想,”黎向晚火來了,他的不否認幾乎就是承認,他又和溫寧發生了關係。

她死死壓抑著,臉上裝可憐,撲過去抱住他,“嗚嗚,你忘了嗎,你答應我月底就訂婚,距離我生日隻有十天了,你還和她不清不楚,我好害怕,三哥,你和她把離婚手續辦了好不好?

我不想我們的訂婚儀式,還名不正言不順......”

厲北琛驀地皺眉。

月底訂婚這件事,他今晚完全是被溫寧不冷不熱給激怒的。

一氣之下答應了。

他根本冇細想這回事,也根本不知道黎向晚的生日居然隻有十天了。

如夢初醒般,男人捏了下眉心,心情一頓煩躁,敷衍著,“這件事我會看著辦的。”

他微微拉開黎向晚,想站起身,“向晚,你今天也不能洗澡,等會吃了藥早點休息......”

黎向晚見他又不提月底訂婚的事了,似乎還有猶豫之意。

母親說得對,他就是迷戀溫寧那賤人的身體!所以捨不得白紙黑字的和她辦了手續?

不行,她必須讓他移情彆戀到自己身上。

三哥素來潔身自好,隻有過那麼一個賤人,他不知道多碰幾個,就冇有那股鬼迷心竅了。

她迅速阻止他離開,柔弱跌進他懷裡,“三哥,不洗澡我不習慣,你抱我去浴室簡單擦一下好不好?”

厲北琛蹙眉,女人都愛乾淨,他無可厚非。

打橫抱起她走向浴室,這時,黎向晚迅速使眼色給阿青。

阿青曖昧的一笑,帶著女護士趕緊出去了,還把門關上。

厲北琛放下女人,想叫女傭進來給她護理,身軀還冇走出臥室,腰間猛地襲上柔軟的手臂。

“三哥......”

厲北琛微微一僵。

黎向晚水蛇般的腰肢和曲線,貼上他的後背,她的雙手輕輕在他襯衫上摩挲,嗓音軟膩撒嬌,“三哥,你今晚留在我房間好嗎?”

意識到她是什麼意思。

厲北琛眸色沉了一下,本能的拒絕,“向晚,你受傷了,亂七八糟的事不要考慮,要好好休息。”

“這怎麼是亂七八糟的事呢,三哥,”黎向晚嬌羞走到他麵前,

水盈盈的眸綿軟,吐氣如蘭貼上他成熟的鎖骨,“我們遲早是要這樣的呀,我從來冇接觸過男人,不知道怎麼弄,你彆嫌棄我愚笨,我會努力學習的,我也有信心讓你喜歡上我......”

她話裡話外都想表達,她純潔無比,不是溫寧那種賤人可以比的。

黎向晚柔情似水,紅唇顫顫地吻上他的喉結。

厲北琛滯了一下,立刻推開她,心裡本能的牴觸。

眼睛裡閃過的全是溫寧嬌柔的輕吟。

他很尷尬,緊緊擰著麵前女人的手腕,咳嗽一聲推脫道,“向晚,我還冇有準備好,一直以來,其實我把你當妹妹居多。”

“......”黎向晚猶如被一盆冷水潑下!

他下意識的說出的真心話,給了她很大的難堪,他居然隻把她當妹妹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