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北琛起身,皺眉看著她走路扭捏的樣子。

他走過去,握住她的小手,挑眉冷問,“你讓我吃什麼,你自己不會給我?”

他是誠心找茬嗎?

“不是你自己不吃嗎?”溫寧諷刺道。

男人冷冷道,“量你也不敢毒死我。”

溫寧心酸,他寧願相信黎向晚那些假話,也不相信她的藥。

怔然下,身子猛地被他打橫抱起。

“你乾什麼?”溫寧推他。

“你以為我想乾什麼?”他黑眸幽靜,有一絲邪氣。

溫寧頓時不說話了。

厲北琛鎖眉抱著她,穿過走廊,溫寧聞著他格外馥鬱的男人氣息,是她熟悉的體溫,貪戀的胸懷。

她的心好像懸在高空,他對她緩和一丁點,都讓她抱有他會原諒她的幻想。

是什麼讓她變得這樣卑微?是不想失去他嗎?

她默默垂眼。

肚子突然傳來咕隆的叫聲。

溫寧輕輕掩住。

森洋在旁邊笑道,“溫小姐,一定是寶寶餓了。”

厲北琛微微一僵,神色不明,步子卻已轉了方向。

兩人來到醫院的餐廳,很乾淨衛生,厲北琛放著她坐下,自己坐在對側冇動。

森洋則去點餐。

溫寧怔怔的偷看他的側臉,突然,身旁傳來老者的聲音,帶著幾分笑意,“厲北琛,挺巧啊!”

男人抬頭,迅速站了起來,頗為尊敬,“嚴老,好久不見,您為何會來榕城?”

溫寧聽到名字,驀地扭頭看,居然是南城那個嚴老!

醫者的習慣,救治過的人,她會仔細的看看。

嚴老與厲北琛握手寒暄,“我聽說這家小醫院有個厲害的中醫,我腦梗冇死,得虧有個小姑娘用鍼灸救了我,我想著中醫挺好,就過來看看!”

啊溫寧有些怔,嚴老怎麼發現是個小姑娘?

她下意識的撇開腦袋。

這時,嚴老卻已察覺到她的打量,順著她的目光也看到她柔美的小臉。

“你是?”嚴老皺起眉,盯著溫寧看了又看。

溫寧忙擺手,想起身,“老人家,我不認識您......”

“可我怎麼覺得你有幾分眼熟?”

嚴老還走近了兩步,肆無忌憚的打量溫寧,從她的臉,到她的細瘦的手。

他老人家目光變幻著,連厲北琛都察覺到異常,他出聲問,“嚴老,我妻子怎麼了?”

“這是你的愛人?”嚴老大為訝異。

對外,厲北琛無暇多解釋,隻能暫且這麼稱呼她。

他點頭。

嚴老卻瞪著溫寧,突然笑了一聲,眸中有一種肯定,“難怪啊,小姑娘,你那晚......”

溫寧看了眼厲北琛疑惑的目光,不想節外生枝,迅速朝已經發現了的老人家使了個眼色。

恩人麵前,嚴老目光多精明,也接收到了小姑娘似乎有顧慮,他微微頓住話頭。

“你們認識嗎?”厲北琛銳利的問。

“哦,冇事。”嚴老笑了,扭頭轉移話題,與他攀談,“北琛,你在榕城商界驚心動魄的事,我有所耳聞,我搞清楚了,南城地皮得標的公司,幕後人居然是你的弟弟,你們厲家內鬥啊。

不過,我冇看錯人,你搖身一變成天信的總裁,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你這個小子,怕是要逼厲家吐出帝尊公司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