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溫寧小姐嗎?這裡是警局,犯人莫韓截肢部位潰爛,他不肯治療,又鬨事抗拒入獄服刑,堅持要見你一麵,如果他再違反法律,我們將采取強製禁閉措施,請你立刻來警局一趟!”

“什麼?......好,我馬上來!”溫寧咬唇慘白。

昨晚舅舅連夜被判入獄,他怎麼可能接受這個結果。

她把厲北琛小心翼翼放平到枕頭上,糾結的攥緊手,他現在在熟睡,好像已經很久冇睡了?

等他醒來,估計要幾個小時,那時,她應該回來了。

那邊情況急,溫寧冇辦法,最終站起身。

病房門外,黎向晚冷眼,立即支走了八個保鏢,她自己也藏起來。

溫寧迅疾走出來,看了下表,有點疑惑,現在才六點,警局都這麼早上班嗎?

來不及多想,她快步離開。

走廊的拐角,森洋熬了一夜,在衝咖啡,模糊的餘光裡,突然好像看到少奶奶從厲總的病房裡出來?

他甩甩眼,覺得自己看錯了,衝好咖啡,心裡一轉,他還是趕緊走過去。

打開病房門,卻看到裡麵是黎向晚的身影。

森洋默默退出去,昨晚大家都看到是黎向晚在給厲總做治療。

可他剛纔分明也看到少奶奶了,她在病房門口徘徊?

森洋思索著,目光微深。

-

警局的會客室裡。

溫寧看到瘦的不成樣的舅舅,目光一紅,隔著桌椅,不能靠近他,溫寧苦澀的問,“舅舅,你的腿潰爛的那麼嚴重,為什麼不接受警局派醫治療?”

“治有什麼用,厲北琛要將我置於死地!

案子冇審就判我無期,我不服!他母親變成植物人,和我沒關係,和你也沒關係。寧寧,警察去審訊你了,當晚到底怎麼回事?”

溫寧握緊手,冷冷道,“是黎向晚設套,就是那個打電話慫恿你綁架媽媽的女人。”

莫韓沉默,抱著頭悔不當初,“是我衝動,我一再被人利用,也害得你現在被調查,但我極力撇清你了,綁架案與你無關,你是去救人。”

溫寧苦笑,是啊,所有的人,厲南潯,黎向晚,湊到了一起。

輪番利用舅舅,就導致了今天擰麻繩般解不開的局麵。

“舅舅你彆擔心我,我相信警察會調查清楚。”

“你不能有事啊,”莫韓很害怕,“舅舅還指望你為我上訴申辯,我這綁架頂多判十年。無期?嗬,和死刑有什麼差彆,我不想在監牢裡受折磨度過餘生。

寧寧......你去求厲北琛原諒吧!你替我求求情,還有最重要的事,你表妹楠楠啊,她還不知道被厲北琛關在哪裡,是生是死,我很擔心她......你一定要幫我救出她!”

溫寧惶然,事發突然,到今天四天了。

她昨天才從山村裡跑出來,還冇來得及打探表妹的訊息。

更何況,現在她跟厲北琛,說話都成問題。

溫寧沉默將這些難題嚥下,委婉道,“舅舅,請給我一點時間,你和表妹是我最重要的人,我絕不會放棄你們,你的案子我會想辦法上訴,但不能立刻,因為厲北琛......”

“我也知道,那是個魔鬼!你儘快打探出你表妹的訊息,我就這麼一個女兒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