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北琛攥著溫寧長髮,一個轉身,丟給保鏢,“把這個女人帶走!”

“你要乾什麼?厲北琛!你彆傷害寧寧!”

莫韓的聲音被隔絕在後麵,遙遙破散在夜裡。

而溫寧被丟上了車,劇烈的跌宕讓她胃痛,她在車上吐了,渾渾噩噩不知道被運到了哪裡。

被推下車時,劇烈刮來的海風將她吹得頭皮發麻,骨頭散架。

這是海邊,遠處有一棟黑著的小彆墅。

厲北琛在後麵一輛車上下來,他從剛纔開始,一眼都不再看她,走到她麵前,黑夜裡就像一個英俊的魔鬼。

他吩咐保鏢,“把她丟進去,不給吃喝!”

森洋顫聲,“厲總......少奶奶懷著孩子......”

他此時不帶麵具了,那張絕俊的臉令人心醉,可也令溫寧心碎。

因為他舉起手機,冰冷無情對那邊道,“明天之內,讓瑞天破產。”

“不要......”溫寧往後倒退,幾乎站不穩,全身的骨頭都被冰封住。

他在黑夜裡,居高臨下盯著她,發出魔鬼的冷笑,“你舅舅莫韓,有個女兒是吧?”

溫寧終於無力跌倒在地上,心猶如在油鍋裡翻滾煎熬,恐懼不已的看著他。

搖頭,搖頭......

可她嗓子裡卻像卡了石頭,怎麼都說不出話,因為冇臉求饒,是她負他在先,是她先把他當仇恨,即便是被舅舅逼的,可她也成了傷害他的尖刀。

他何曾敗北,她恐怕是他最大的敗筆,寵一個女人,寵得公司都冇了。

她渾渾噩噩,麻木地被扔進了黑暗的海邊彆墅裡。

厲北琛盯著彆墅門被保鏢關上,他猛地靠著車,點菸,修長手指卻輕顫,怎麼都點不開。

暴怒之下,把煙碾碎踩在腳底。

森洋大氣不敢出,他和顧雲霄霍淩都知道,厲總有心理病的,很多年冇犯了。

厲總把少奶奶扔在這裡,是不符合他的手段的。

可能,還是......心軟,捨不得動手。他在極力壓抑,留了最後一絲餘地。

森洋眼底冒出熱氣,看到厲總冷冽上了車,

黎向晚看了眼彆墅,也連忙鑽進車裡,嘴角一勾,她細聲安撫男人。

可他卻像一座冷寂的雕塑,任誰也無法靠近。

黎向晚攥緊拳頭,溫寧在他心裡到底是占了太重份量,害他如此,他還冇徹底拋棄溫寧!

她眼裡閃過一抹狠光。

-

這一夜的榕城,商界在動盪。

厲三爺對瑞天突行經濟製裁,一夜之間,瑞天的珠寶生產全部停擺。

而對合盛索要賠償鬨事的19家公司,在第二天,突然集體轉變口風,說不會上訴厲三爺了。

聽聞這兩個訊息的莫韓,臉色變得煞白,眼底的銳氣再也無法凝聚。

這就是厲北琛的本事,冇想到他低估他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