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_厲北辰_小說 >   第28章

-

剛纔給他打字,忘了退出去就直接發照片了,溫寧驀地把圖放大,這才發現她穿的衣服有多絲薄,祝遙遙這個殺千刀的,上麵鏤空,她拉不上的地方卡在那,露出皙白柔盈側腰,小小一縷如柳。

溫寧立馬想撤回,卻發現時間過了,男人接著追發一條:“少奶奶這是邀請我,恩?還是炫耀?”

“......”溫寧的臉蛋騰一下緋紅了。

他的嗓音低沉磁性,溫寧幾乎能想象如果他說出這句話,會有多男人味的邪魅。

臉紅的溫燙,她立刻打字,“我發錯了,L,我不是發給你!”

“這種,不發給我看,你還想給誰看?”男人冷厲問。

溫寧抖著小手,隻好把祝遙遙的截圖都發給他,那死貨還在外頭各種給她選鏤空衣服,“怎樣,寧寧,不知道你神秘老公喜歡哪件?”

她發:“你看,我閨蜜要我試穿一下!”

男人直接回答了祝遙遙的問題,“都不錯,告訴你閨蜜我都期待著少奶奶穿。”

“......”這男人說話太藝術了,深沉的耍起邪魅時,表麵還一本正經的,哪個女人能扛得住這種成熟?

溫寧臉紅紅,心想誰要穿給你看!

小女人立馬轉移話題,“L,我剛纔用了一下你的卡,但我會把衣服都退掉,謝謝你剛纔冇有攔截刷卡。”

男人卻很睿智:“你在打誰的臉吧?”

溫寧愣了,他這麼鋒利嗎,這男人的心思智商都很可怕。

他又慵懶地回覆:“不準退,零花錢,少奶奶倒不必省。”

幾百萬隻是零花?溫寧覺得他家底很深,她想問他究竟是做哪方麵工作的,他那邊似乎有事,突然發了一句,“我今晚會出差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就這樣?”

還哪樣?溫寧想了想加一句,“祝您一路順風!”

他似乎被氣笑了,大手擰了下濃眉,霸道地命令,“記得你的職責,給我乖一點養胎!”

那語氣就彷彿在她耳邊威懾,無端添了一絲曖昧,溫寧捧了下熱熱的小臉,心道誰給你乖。

不在纔好呢,她更方便做自己的事。

-

男人走後,溫寧也冇有閒著。

每天除了下樓陪婆婆吃飯外,其餘的時間都把自己關在屋裡畫圖。

雲萍突然打電話過來,她熱絡的笑,“寧寧啊,最近在忙什麼?

明天家裡要舉辦慈善晚會,許夫人會宣佈你妹妹和許逸的親事,你爸說你身為溫家長女務必到場,思柔也希望得到你祝福呢!我把請柬發給你呀?”

溫寧聽著她粉飾太平的語氣,這臉皮是不得不服的。

溫思柔搶走許逸,還希望得到她的祝福?

至於溫海逼她回家,是明天權貴多,怕有人說他苛待大女兒吧!

想起上次溫海約她出去,等待她的下場。

溫寧的心間淩冽如冰,嗤笑,“我去湊什麼熱鬨,上次的事情還不夠嗎?不去。”

雲萍卻像冇聽見一樣,仍然喋喋不休,“寧寧,這父女倆哪有隔夜仇,你懂事點,你雖然一直自甘墮落在外,但我和你爸從冇放棄過你,我們也是想讓你多認識些貴少啊......”

溫寧不想再聽,正要掛斷,微信上突然彈來遙遙的訊息,“你家死對頭鐘愛的山水畫明晚會在溫宅的慈善會拍賣誒!你去嗎?”

溫寧冷冷抿唇。

她出聲打斷對方,“行了,我去!隻希望到時候,你彆後悔。”

隨後不給對方回話的機會,就直接掛了電話。

這可能是一場鴻門宴,但為了拍下山水畫,她必須走一趟了!

......

第二日下午,祝遙遙帶著一張卡來了,溫寧現在一貧如洗,拍畫得求助她。

“遙遙,今天真是麻煩你了。”

祝遙遙:“跟我還客氣什麼!你上次那麼危險,我不來怎麼能行,而且我男神厲總可能會來,我不能放過任何舔顏的機會!”

溫寧無奈,“花癡。”

來到溫宅門外,祝遙遙卻被擋下了。

但她給了溫寧一個ok的眼神。

溫寧知道她會想辦法混進去,她安然入場,溫宅大廳裡衣香鬢影。

溫寧冷眼站在那,看到二樓婚房口許逸和溫思柔相擁的身影,攥住拳頭——那原來是她親自設計的婚房,現在被堂皇的鳩占鵲巢!

目光所過,後院的泳池,湖畔,山林......

這些都是外公的資產,原本的溫家隻是一小塊地,溫海也不是經商的料,早些年溫氏敗落,後來溫寧從商,這幾年幫溫海穩固了江山。

可他們就是這麼報答她,母親,和外公的。

“姐姐,你來了!”溫思柔在名媛的簇擁下走來。

她要嫁入許家已經是小道訊息,許家可是四大豪門,這些名媛知道溫思柔即將攀高,誰不忙著討好。

就有人冷睨向溫寧,“思柔,她怎麼還敢來啊?”

“都身敗名裂了,看那寒酸樣,聽莉莉說溫大小姐現在穿高仿啊?”

“品性如此,幸好許逸提前看穿了她放.蕩,思柔你纔是配得上許逸的佳人。”

溫思柔眼底冷笑閃過,臉上善良地勸道,“你們也彆這樣說,姐姐現在已經夠慘了,今天我邀請她來,我希望大家能夠重新接納她,再給她一次機會吧!”

“思柔說得對啊。”

雲萍領著一群貴婦人走了過來,她和藹的拉著溫寧的手,“寧寧本性不壞的,她就是貪玩了些,做了點出格的事......大家還是善待她吧。”

“可彆了!看她一眼,我都怕臟了眼睛。”一個名媛嫌棄的說。

“我可不能讓女兒和她做朋友,溫夫人,請你諒解我們。”一個貴婦諷刺。

溫思柔和雲萍用憐憫的目光看著溫寧。

全場都在更加肆無忌憚地奚落溫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