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、冇有,還差一點點!”溫寧漲紅臉立即否認,這個問題她還需要細細考量,怎麼能輕易就交出自己的心呢。

男人薄唇一勾,已經從她小鹿的眼底看到真像般,捏起她的下巴,低頭就用力吻了上去,故意道,“冇愛上,那就不能告訴你我是誰。但,少奶奶可以認真的感受我。”

“唔......”溫寧當即又被他繞過去,心裡很想問,為什麼非得愛上他才能知道他是誰?

可她馬上就被吻的暈乎乎,長長的一記親吻過去,她軟軟地想從他身上下來。

冷不丁男人又丟來一份檔案,他雙臂往後,慵懶靠在沙發上,“繼續念,你下午的工作時間歸我了。”

“你濫用私權。”溫寧氣結。

他擦了擦她微腫的紅唇,眼底流露一抹疲憊,“唸吧,少奶奶,我可以休息下。”

溫寧猛地一怔,其實也不難看出他工作的強度,那天他說他是白手起家,做到今天華國第一地產公司的強大,這還隻是他一個公司,可見,他有多不容易。

她的心裡有些發軟,忍不住悄悄捏上他的大手,寬慰他,“L,不管你是誰,我闖進了你的生命,進了你的公司,我就會努力幫你的,你以後,不再是單打獨鬥那麼累了......”

他的家族,似乎對他壓迫極大。

男人此時掀開眸,如墨一般流淌冷沉與炙熱的溫度。

他反手攥緊她的小手,將她抱穩,薄唇極其低沉,“少奶奶,你要記得你今日的諾言。”

“任何情況,不可拋棄我,否則你難料你的下場!”那股偏執的冷戾,又來了。

溫寧看得有些害怕,又聽他沉沉低語,“我把你放進公司,不是要壓榨你,是想保護你,從此以後,我要守護的人,除了母親,還多了一個你。”

她的心臟猛地一滯,交織湧動起很多情緒。他說要守護她......

男人卻很快收斂神色,內斂慣了,他咳嗽一聲,刮她的鼻子,“要一直拉著我談情說愛嗎,繼續工作!”

溫寧漲紅臉把感動埋進心裡,小手立刻去拿檔案,繼續摘出要點,給他念。

他批閱檔案的速度因此快了很多,一直到下午三點,他有事離開了公司。

溫寧這時才恍惚察覺,他居然已經讓自己接觸合盛的核心檔案了,這是完全對她信任了嗎?

心裡,好像更加有點甜意。

這時,溫寧的手機響了,瑞天的經理來電話,說許燁許欣來了瑞天公司。

溫寧馬上回到副總辦公室,收拾東西,吩咐小寒,她要離開一下午,有私事處理。

-

瑞天公司,一樓的會議室。

許欣姐弟倆坐在裡麵,溫寧拿著一份項目書走進去,會議室大門她故意冇有關。

許燁臉色玩味,許欣則懷疑的看著溫寧,“聽說許逸在瑞天下台了,你給了他20億現金,許逸這兩天在許家可不好過,你現在完全掌控了瑞天,轉頭就來找我們的公司合作,怎麼,你想把許逸逼死?”

說著,許欣還笑了起來,她扶持許燁,可是樂見其成。

溫寧小臉沉靜,推出一份項目書,“對,我是要逼他。這份珠寶門店項目,你們有意向就看看......”

她正說著,辦公室的門猛地被人一拍。

“寧寧!”許逸麵目森白的闖進來,他眼角泛急,頭髮淩亂,顯然是得知訊息,第一時間趕到了瑞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