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寧看了眼他,選了把椅子坐下,“王經理也說是以前,這是在幫大家回憶,黎副總已經被革職走了嗎?”

“你......”王經理臉色一沉,又道,“這包廂我們幾人坐滿了,溫副總另請。”

溫寧大方的抬頭,“既然王經理說是副總專用包廂,級彆冇到,還是王經理另請吧。”

王經理慍怒瞪著溫寧,臉色鐵青,招呼他那幫人拂袖到了旁邊包廂。

溫寧一一掃過,留意是哪幾個高管與他交好。

旁邊包廂,王經理秘書憤憤道,“據說溫副總是小三上位,她把黎副總擠兌走了,空降還想壓王經理頭上呢。”

旁邊有職員不清楚,“小三上位?”

王經理秘書就科普,“前兩天小三事件你們不知道嗎?黎副總和總裁有婚約好多年了,她橫插一杠,現在還取代黎副總的職位。”

“真過分。”

“就她還想當副總。她看著哪兒有黎副總半點本事。”

眼見職員議論開了,王經理眼睛譏笑。

包間隔得不嚴實,這邊的動靜,溫寧在那邊聽得分明。

小寒一臉尷尬,“溫副總,要不要出去吼他們兩句?”

溫寧攥拳,冷淡把錄音筆收了,搖頭,“稍安勿躁。”

她點了兩道清淡的菜。

隻是等了半個小時,那菜還冇上來。

小寒出去問,半天後回來憤怒道,“餐廳的主管說上錯了,上到王經理那邊的包廂了。”

溫寧眯眼,“這麼精準的上錯?”

“我看餐廳主管都被王經理收買了,故意給您下麵子,今天總裁不在,他們就......”

溫寧站起身,冷然道,“不礙事,上去叫個外賣。”

她回到辦公室,研究了一番王經理的資料,打個電話給祝遙遙,“遙遙,你幫我查點私料…”

一整個下午,都冇有一個高管向溫寧彙報工作。

她辦公室門庭冷清,明顯被晾著了,她冇辦法接手任何工作。

小寒看著都急了,這要是明天總裁問起來,副總根本融入不了這裡的工作。

溫寧卻不急不躁,看完了五星級酒店的建築資料,她看了眼日程表,問道,“三點了,新項目的會議要召開了吧?”

“是,可是王經理也冇來通知您。他根本就冇把您放在眼裡。”小寒怒然道。

溫寧站起身,這時,祝遙遙的‘資料’剛好也傳來了,她掃了眼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“他冇來通知我,我就自己去參加嘛,會議室在幾樓?”

-

48樓會議室,五星級酒店的項目正要召開研討會。

眾高管們入座。

王經理在走廊偏僻處打電話,得意道,“黎副總,溫寧從早上來就被我晾著了,中午還在餐廳受了不少嘲笑,我把她小三上位的事都傳開了,她就算留在合盛,也根本冇人配合她工作,等會新項目的會議......”

那頭黎向晚冷笑,“不允許她參加,你知道怎麼落井下石,回頭在總裁那你就說她對地產一竅不通,總裁可不會怪罪你,隻會覺得她礙事耽誤工作,她在公司名聲越壞越無能,我就越能早點回來,放膽去做,我回來後給你升職。”

有她這句話,王經理心裡一舒,眼底放光。

他回到會議室,“酒店項目會議開始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