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房門緊閉,他高大的身軀壓著床,覆蓋下來,攫住黎舒的小臉,又厭惡又有一股忍不住想要碰觸她的浴望,動手開始解她的衣服,當看到她白膩的肌膚越發不可收拾,他心裡想,這股火肯定是之前在向晚的公寓,點出來的。

隻是,他不能碰向晚,所以,轉移到這女人身上。

他埋頭就要咬。

黎舒冷冷的推開他,尖銳諷刺,“你不是為了黎向晚來找我麻煩的嗎?虛偽的男人,你厭惡我,什時候還讒我的身子了?上一次,你食髓知味是不是?”

顧靳庭像是被她撕開了臉麵,眼底閃過一絲難堪,迅速擒住她,冷冽嗤笑,“你不知道你是個替身嗎?就算這種時候,我心裡想的是她。”

“你滾開!”黎舒再也忍不了了。

心像被尖錐刺得泛疼。

“她那麼好,你去找她,厲北琛不是不要她嗎?”

“要不是她愛老三,你以為我會跟你結婚。”

這麼說,還是黎向晚施捨了她這段婚姻嗎?

黎舒心底苦苦一笑,臉上越發寒涼,突然笑道,“幸好厲三爺不像你眼瞎,隻有你把這個女人當寶,她多惡毒,你知道個屁!”

顧靳庭一把掐住她的下頜,“你也配這麼說她?當年她拚死救了我,讓你去喊人你都不喊。”

黎舒望著他冷冽的眸,突然失去控訴欲。

顧靳庭恨她的點,就在這裡。

當年,她救了他,凍得快要死時去換衣服。

回來卻看見黎向晚給顧靳庭做人工呼吸,黎向晚還汙衊她,說讓她去叫人救顧靳庭,她遲遲不去。

顧靳庭的心才冷了。

她不知道黎向晚有多惡毒的心,要這樣針對她。

她也無數次解釋過,救他的人,是她啊。

可有種東西叫做,越解釋,越誤會。

顧靳庭認定她是個見死不救的自私女人。

到現在,她放棄了,她再也不解釋。

男人的誤解和冷漠,她也懶得理會。

黎舒死死的推開他,不讓他折磨,突然這時,樓下響起一道森冷的聲音,“顧靳庭,你給我出來!”

顧靳庭身軀一頓,這把嗓音,饒是他也忌憚幾分。

門外麵,顧雲霄更是撲通跑下去,“臥槽,三哥怎麼衝我家來了?”

男人擠壓著眉心,不得不起身整理襯衫。

黎舒趁機踹開他,離他遠遠的。

顧靳庭臉色很不好的下樓了,走到門外院子裡,是渾身凜厲的厲北琛,強勢偉岸的男人,一個眼神都令人害怕。

顧靳庭有一身匪氣,但氣勢上還是輸一截。

厲北琛沉冷的走過來,猛地抬腿踢向顧靳庭,冷聲質問,“誰讓你在溫寧麵前嚼舌根?”

顧靳庭歪了一步,迅速穩住,回手也揍他一拳怒道,“為了個女人,你他媽來打兄弟?”

“誰敢管我的事,找死。”

厲北琛不講情麵。

顧雲霄和霍淩在旁邊,都有些怵,三哥是真火了。

往日,顧靳庭就冇少為黎向晚的事,針對三哥。

三哥不愛黎向晚,也就睜隻眼閉隻眼。

這回觸碰了溫寧,三哥動手了。

顧靳庭閃過詫異,惱怒道,“向晚本就是你未婚妻,你是喜歡上溫寧那個居心叵測的女人了?”

“早八百年前,我和黎向晚就沒關係了。”厲北琛說到這就氣息驟冷,溫寧不信他。

揮手打了顧靳庭一拳,他冷冷走向夜邊抽菸,警告,“顧靳庭,你再敢跟溫寧說什麼,彆怪兄弟散場。”

黎舒在樓上的露台看著,厲三爺那張絕世無雙的臉,心裡閃過震驚。

遙遙和她說,溫寧嫁的是一個神秘男子,不知道身份,應該是個大老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