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來乾什麼?”溫思柔斷了肋骨腿骨,養傷許久,瘦了一大圈,看到溫寧目光憎恨又怯。

溫寧揚眉一笑,“你出來一下,我有事對你說。”

“你該不會有什麼鬼心思?”自從被厲三爺打成這樣,溫思柔忌憚起溫寧了。

溫寧拋出誘餌,“關於瑞天股份的事,你不關心了?”

果然,溫思柔憤恨的跟著她走出病房。

溫寧抬頭,看樓上,L的私人病房在8樓,溫思柔住在骨科四樓,溫寧掐算黎向晚該出來了。

她把溫思柔往樓上引。

到了6樓電梯口處,溫寧藉口去接電話,讓溫思柔等一下。

她走入了拐角。

電梯門開,溫思柔餘光一瞥,猛地看到電梯裡的黎向晚!

新聞出來,複賽她要被取締名額,溫思柔急的很,可這兩天媽媽試圖聯絡黎向晚,大表姐根本不理她們。

想不到在這裡撞見,溫思柔鼓起勇氣走進了電梯。

黎向晚目含警告。

電梯到了一樓,她飛快走出去,溫思柔緊跟在後麵。

到了一個轉角,黎向晚停頓,轉過臉來,杏眼冰涼。

溫思柔上前,小心又乞求地道,“大表姐......”

她眼神一厲,溫思柔迅速說事,“珠寶大賽複賽我好像要被取締名額!您之前答應會幫我奪冠......”

黎向晚很謹慎,看了眼四周,不說話,隻不耐煩的點了下頭。

溫思柔心裡一喜,大表姐有的是權利,她放下心來。

黎向晚很快離開了。

溫思柔再回到六樓,根本冇看見溫寧?

而此時,溫寧已經跟祝遙遙在收監控了。

畫麵拍得很全,能看到黎向晚的正臉,溫思柔跟她說話的樣子。

“這個黎向晚好狡猾,她不說話,我們把這個給L看,就溫思柔的兩句話內容,也證明不了是黎向晚找溫思柔來對付你,害你被抓進警局!”

溫寧點頭,她布這一局,隻是想證明,黎向晚和溫思柔的確認識。

黎向晚讓溫思柔做的那些事兒,她有辦法讓溫思柔交代清楚。

“遙遙,你去找一幫打手,明天晚上我要用!”

第二天深夜,祝遙遙把打手找來。

溫寧讓這些人兵分兩路,去醫院綁走溫思柔,再去溫宅把雲萍綁了。

母女倆突然被綁架,一臉懵逼,在偏僻的庫房裡,捱了一頓慘打,兩個人都嚇得夠嗆。

溫寧再讓這些人假裝是黎向晚的手下。

雲萍多精明,幾乎一下子就想到了,這可能是溫思柔在醫院強行跟黎向晚提要求,得罪大小姐了,她不想幫她們了,她權利滔天,現在恐怕是嫌她們礙事,要殺人滅口了。

雲萍的臉色慘白。

她們隻是榕城的溫家,大小姐要丟棄她們這兩顆棋子,實在太容易。

溫寧又讓這些手下加以恐嚇,故意丟下一個手機給這對母女,莫大的不甘心讓雲萍爬起來抓住手機,使勁撥打一個號碼,而此時監控這邊,祝遙遙迅速攔截這個號碼,故意讓電話接通。

溫思柔抱著手機害怕咆哮,“大表姐,你為何要這樣對我們!”

“黎向晚,你太過分了,彆以為你是帝都的大小姐,我們就任由你拿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