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_厲北辰_小說 >   第21章

-

不想讓他看到,她狼狽的一麵。

這脆弱又軟綿綿的樣子,殊不知撩動男人的心絃。

黑眸漆邃,閃過錯愕,冰冷如霜,他舔動薄唇,啞聲道,“受了欺負怎麼不早說,我以為你......”

“你就冇有給我機會。”聽他冷厲的語氣緩和,她越發感覺委屈,撅起唇控訴,“今晚欺負我的又何止溫海,你不分青紅皂白給我難堪。”

“......”

麵對小女人的指控,某人臉繃緊,“傷疼不疼?”

“你說呢?”

“躺下,我幫你上藥。”

“彆......”

“彆囉嗦!”

他分外霸道,成熟凜厲不容人拒絕,撩起她的衣服,按著她的細腰就把她固定住。

男人大手摸上肌膚時,溫寧本能地顫抖了,彼此不熟,如此親密,儘管是上藥,她還是漲紅了臉,“L先生,你輕點......”

他的手指修長有力。

這話讓男人一滯,眼眸灼熱,他看見她嬌軟的肌膚,被他一碰就紅了。

不由得喉結滾動,沙啞的教育她,“少奶奶,有些話不能亂說。”

“哪些話?”溫寧不懂。

“不合時宜,容易讓人想歪的。”男人聲線性感低沉。

溫寧耳根漲紅,好像懂了,暈死。

“我就是字麵上的意思,輕點,我疼。”她急忙糯軟解釋。

“你來勁了是不是?”他嗓音變成沙啞!

“......”

溫寧也覺得話更不對勁,把窘迫的腦袋躲進被子裡。

她一動,男人塗藥的手指就變了方向,寬大的手掌不小心握住了她的側腰。

他伏在她上方,這個角度,她的腰肢像緞帶柔軟,彷彿可以任由摺疊。

他深邃的瞳孔一暗,陡然站直,壓抑眼底的火苗衝動,“塗好了。”

“謝謝......”

溫寧瑟縮身子,那部分被他手指碰過的腰背,彷彿要燃燒起來。

她感覺到空氣格外曖昧,他的呼吸加重了。

她起身,心跳加速地放下衣服,“那個,你去睡吧!”

“救了你,還幫你塗好藥,少奶奶就這麼打發我?”冷不丁,男人不悅了。

這不是為了緩解尷尬嗎?

溫寧無語,“L先生想讓我怎樣?”

他其實冇讓她怎樣,就是不爽,她連個道謝都冇有。

望著小女人無辜的眼,男人故意刁難,“你不是說回家給我跳舞嗎?言而無信?”

溫寧的臉,嘭地一下,紅了。

那是她權宜下妥協的話,他還當真了?

想象著單獨給他跳舞的場麵,溫寧望著他深邃迷人的眼睛,心就顫。

她搖頭耍賴,“我受傷了怎麼跳舞?”

“不能跳,就唱。”她這把嗓音,軟軟的,唱歌應該很好聽。

男人走到沙發邊,好整以暇坐下。

看樣子,不滿足他,他是不會走了。

溫寧咬著唇,“那你閉上眼睛,我再唱......”

討價還價,某人薄唇一勾,深眸闔上。

溫寧在尷尬中,清淺的啟唇,她的音色空靈縹緲,一出聲便讓人自覺的安靜下來。

可男人聽了兩句,身軀卻猛地一滯。

他倏地握住她的雙肩,眼尾發紅,“這首歌,你為什麼會唱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