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要殺了你,他冇了你肚子裡的兒子,就能嚐到我失去父親的滋味!萬惡的資本者,工地措施不全,我父親纔會摔下去,為了壓新聞,給我們幾萬塊賠償就了事,我不斷上訪,你老公裝作不知,我就不相信他看不到他公司層層遞上的我父親的案子!”

溫寧擰眉,閃過震驚和疑點。

震驚的是,歹徒居然連她懷孕都知道了?

疑點是,L今早的對話看起來,他真的對工地鬨事案子,並不知悉。下屬為何冇告訴他?

“你是怎麼知道我這麼詳細的資訊?”溫寧再次問。

歹徒猛地從兜裡掏出一張照片,冷笑比對她,“這不是你嗎?有人給我這照片,你就是他老婆!”

溫寧在警察衝過來之前,迅速將照片收起,不然就被會作為證物收走。

她要這張照片!

竟然有人給了歹徒她的照片,這難道不是蓄意利用歹徒害她嗎?

是誰?

聯想到最近種種,更想到方纔懷疑溫思柔那個靠山,溫寧也隻能想到一個人。

祝遙遙說她最近多災多難?是啊,她突然有點反應過來這一切。

最近頻遇事端,看似偶然,卻處處奔著要她和孩子的命去的。

她懷的是L的孩子,誰最視為眼中釘?

是黎向晚......溫寧渾身劃過一層寒栗。

李承聿看她怔忪著眸子,側臉蒼白而冷峭,他動身走向她,卻猛地一疼。

溫寧立刻扭頭,都忘記他為她受傷了。

剛纔,他比保鏢更快救了她。

“李總,對不起!快,我扶你去醫院,就在這很近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李承聿捂著流血的手臂一笑,“我就是聽說你受傷了,纔來醫院探望你的,剛纔我把車停在這巷子裡,正好看到你,就見你被挾持,嚇我一跳。”

溫寧明白他為何會這麼巧出現了。

她笑了笑,白著臉,“嚇您一跳,您還險中救我?”

李承聿深瞧她一眼,蘊了口氣,低聲說,“救有好感的女人,是男人的本能之舉。”

溫寧扶他的手指,猛地一僵。

他見她臉色一白,男人儒雅臉龐閃過尷尬,齜牙一聲。

溫寧又趕緊扶他去醫院。

他被劃傷肌腱,需要做個小手術,溫寧不好意思讓他叫助理來,畢竟是因她纔出的事,於情於理都得陪同,她隻好叫還冇走遠的祝遙遙過來,幫忙繳費跑腿。

人送進了外科手術室。

祝遙遙拖著她到一邊,直瞪著她絕色的小臉,八卦之魂,“李承聿是李明宇那狗渣男的二叔啊!榕城有名的溫潤公子代表人物。

他長年在海外,但他的李氏在榕城也不可小覷,僅次於帝尊、合盛那種全球大企業......

你牛逼啊,短短兩天內,兩個男人捨身救你。唉這麼一看,L救你也就冇那麼感天動地了,畢竟你招男人喜歡,李承聿是不是對你有意思啊?”

溫寧猛地一怔,想到李承聿剛纔似是而非的話。

她心裡一陣苦惱,搖頭道,“不一樣,昨晚L是差點為我死掉,你不知道他護著我和孩子,一動不動才挨刀。”

“懂啦懂啦,被偏愛的男人位置不一樣。”祝遙遙嘖嘖嘴,“李二叔這小傷白受了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