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恩!”祝遙遙看到她迅速冷靜下來,又是那個熟悉的溫寧,很欣慰,“你懷疑宴會上是黎向晚唆使顧涵陷害你?那咱們就找證據。”

“應該還不止,”憑溫寧的直覺,黎向晚如此有備而來,對她的敵意遠不止淺層。

她肯定對L有很深的想法,霸占欲,想奪走他。

“哦,對了,插一嘴。”祝遙遙喜悅的打開電腦,“你不是一直在等黎舒的調查嗎,溫思柔被海外評委扶起來,背後那個靠山,舒舒今天聯絡我了。你等等——”

祝遙遙立馬連線遠隔一個大洋的黎舒。

溫寧微微皺眉,腦海裡驀然滾過上午遙遙說的一句話:姐妹你最近真是多災多難。

溫思柔大賽複活,緊接著溫思柔陷害她進購假原石她入獄,這兩件事看似和她最近與L的糾纏分和沒關係?

隻是,真的沒關係嗎?

溫寧不禁有一個大膽的猜想,假如溫思柔背後那個靠山是……

這時,連線通了,黎舒的聲音露出來,她是高級小臉,也是高級的性格,久未見溫寧,也不跳脫激動,隻是抿唇一笑,“寧寧,好久冇看到你。”

她們三個,祝遙遙最活潑,溫寧調皮,可黎舒最沉穩,她就像一杯白水,透淨淡薄,飄著幾片葉子,初看不驚豔,越喝越醇香,若說溫寧鋒利在心底,黎舒就冷冽在表麵。

舒舒與她們聯絡最少,這幾年她在留學,偶爾回國也隻與她們匆匆一聚。

但閨蜜友情就是這樣,蘇淺月與她們聯絡緊密,最終隻不過是個塑料。

“那個海外評委的事你調查的怎麼樣啊舒舒?”祝遙遙連忙問。

“是有人請海外評委故意回華國,扶起溫思柔的。”黎舒淡喝一口水,想到這又好笑,笑卻不及眼底。

“是誰你能查到嗎?”溫寧緊問,毫無疑問這個人不是溫思柔的靠山,就是和靠山很緊密的人。

黎舒眼底也掠過狐疑,勾了冷唇,“是我老公,顧靳庭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什麼,黎舒你結婚了!”溫寧和祝遙遙齊齊傻眼。

黎舒削瘦的小臉掠過一抹苦笑,“sorry,不像婚姻的婚姻,懶得和你們說。”

“顧靳庭,那不是你一直很愛的男人嗎?”黎舒把私事捂得很嚴,但她依稀知道一點,“你什麼時候嫁給他的?”

“一年前。”

“……”祝遙遙驚呆了,“姐妹你趁著留學瞞了我們多少事啊?你也太不夠意思了,可顧靳庭不是顧家大少嗎,他為什麼要幫溫思柔那個小表子……”

這也是溫寧納悶不解的,可她們正想問時,黎舒的螢幕裡突然出現一隻極為修長的男人手。

男人一把將黎舒粗魯扯起,電腦也隨之摔在地上黑屏。

“舒舒?剛纔那漂亮手的主人莫非是顧靳庭,榕城僅次於厲三爺俊美的第二名顧大少?”

溫寧望著黑屏,陷入沉思。

遠洋彼端,此時正直深夜,黎舒被大力托起的毫無防備,她很清瘦,身材是標準女模特的骨感高挑,握在掌心裡,前麵小巧,後麵凹凸,一雙長腿勾人心魄。

顧靳庭醉的雙目通紅,男人高大沉重,輪廓堅毅,板寸的髮型襯得他眉骨如畫,型男指數直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