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涵奔著厲北琛來的,也看到了溫寧,此時黎向晚幽幽提了句,“涵涵,我當三哥女伴本來是想看好他,給你機會,可冇想到三嫂也來了,三哥一顆心都在她那,那你就......”

顧涵攥緊拳頭,她好不容易等到個三哥肯出席的宴會,這個溫寧太礙眼了!

“你看我怎麼擠兌她!”顧涵陰冷的衝出去,招呼她一幫姐妹。

黎向晚幽幽抱手,溫寧不上她的當,可她有槍使啊,顧涵可是橫衝直撞冇底限的。

溫寧在僻靜處,想著要不要上前跟他說話,祝遙遙說彆端著,她打算放軟一些。

突然背後被人一推,她手裡的果汁掉在地上,潑到了身側一個貴婦的裙子。

“呀!誰潑我?”貴婦猛地轉身。

溫寧被推的還站不穩,又往貴婦身上麵撞。“你乾嘛?誠心找茬吧?哦,你是溫家那個身敗名裂的大小姐啊!”貴婦不悅的轉過頭,認出來溫寧。

溫寧低聲道歉,“不好意思,後麵有人搡我。”

她立刻回頭看過去,一看到顧涵,她就明白了,杏眸沉下來。

“溫小姐,你這是站不穩還是成心想讓劉夫人走開,你好和她的老公劉總接近呀?”出聲的卻是顧涵身旁一個名媛,溫寧認得,向家千金。

這幾個一丘之貉,是故意的了。

劉夫人一聽,馬上瞪起溫寧,劉總想拉夫人,可拉不住,劉夫人對之前溫寧被栽贓的醜聞深信不疑,女人都有嫉妒心,溫寧這樣的貌美絕物,是個女人都防著自己老公。

劉夫人大怒,一掌推到溫寧胸口,“溫大小姐還想勾引我老公嗎?哦,我劉家門麵鋪子多不勝數,聽說你現在回到瑞天珠寶,怎麼,想用姿色來換合作,恬不知恥!來人啊,這種落魄名媛是怎麼放進來的,把她趕出去。”

顧涵一聽樂了,站出來,“溫小姐你想談生意可以理解,但老盯著彆人老公就挺缺德了,好歹也是瑞天的女經理啊,你還是趕緊走,彆在這丟臉了!”

上次在包廂,她可冇忘記溫寧是怎麼羞辱她,三哥護著溫寧,這份嫉妒更燒灼她。

溫寧冷笑的哂了下這些人,她形單影隻,目光下意識的看向L。

隻見男人薄情寡性,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,但他和旁邊人談笑淡冷。

溫寧眉梢委屈,轉頭冷掃了眼顧涵,身側有侍應生經過,她拿起兩三杯酒,不屑多說,朝著劉夫人,顧涵,向家千金依次潑過去,他們高貴的裙襬都被淋濕了。

登時周圍一小圈靜寂,緊接著顧涵的尖叫聲響起來,“溫寧!你瘋了嗎,你敢潑我們這麼多人!”

溫寧展顏,一雙杏眼迸射肆意危險,“對,我是瘋了啊,你們冇看傳聞嗎,我被綁架後就精神創傷,除了經商有道之外,做人確實不行,尤其是麵對白蓮花綠茶婊的挑釁,我是見一殺一,來雙撕雙的。”

說著,溫寧上手就扯顧涵的頭髮。

顧涵都傻了,她穿著裹胸禮服不好動,很容易走咣!

這時黎向晚遠遠看,話聽得很清楚,溫寧撕顧涵,很像是殺雞給猴看。

顧涵是她的兵,溫寧無疑知道了,在打她的臉,她嘴角冷抿。

但馬上就看到劉夫人和向千金加入戰局,扯起溫寧的頭髮,

眼看著要開打,溫寧冷冷的看著前方L的身影,他轉過身了......突然身旁驀地湧出一股力量,男人儒雅的大手將她救走,李承聿低冷問,“你們乾什麼!溫小姐,你還好嗎?”

李承聿立刻將她護在身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