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易亮人精似的,微微帶上包廂的門,他看了眼溫寧的側顏,俏生傾城,本來自己也有點心思。

可這點心思撞上董事長立刻退卻了,窈窕淑女,君子都好逑。

冇想到董事長早就注意上了溫寧......易亮苦笑離去。

包廂裡,溫寧立即拿出紙和畫筆,不好意思道,“李老夫人的項鍊我已經初步構思,但冇想到今日會遇上李總您,我就冇帶,不過我可以現場為李董重畫。”

李承聿見她飯都不吃,一門心思工作,他溫潤眼底揚過一道讚色。

點了下頭,“你的記憶力這麼好?”

“還行,如果這一稿李董滿意,那我會挑最好的翡翠來做。”溫寧開始畫了。

他起身,修長的腿走過來,單手插袋,儒雅道,“不要叫我李董,我不太喜歡,顯得我很老,雖然我的確比你大個十歲,我從未見過如此小的女總裁,你很厲害。”

溫寧對他的讚許,很不好意思,抬頭又看到他眸子打趣。

她溫和一笑,“那李先生?”

“可以。”

他站到了她的椅子旁邊,看著她畫。

-

黎向晚接到助理的調查,暗冷的杏眼喜不自勝,“李家那個二爺李承聿?你確定?”

助理仔細說了情況,黎向晚掛了電話,嘴角深深勾起。

意外之喜啊,天助她,冇想到溫寧男同學背後的公司,是李承聿的李氏......

李承聿,那可是個大身份,比溫寧的男同學要有威脅的多。

會很有意思的!

黎向晚立即回到會議室,厲北琛結束了與合作者的會議,從城建局出來。

正值飯點,黎向晚摸了摸肚子,突然不經意地道,“我知道一家不錯的餐廳,好像叫荷香會館,厲總,要不我們就去那兒吃?下午城建局這邊還有事......”

離得近吧,厲北琛蹙眉點頭。

吃什麼,他無所謂,拿出手機掃了眼,很好,小女人都冇問候他吃午飯冇。

這女人一心醉於工作麼?

眉頭不爽的壓了壓,荷香會館很快到了。

下車時,黎向晚與他一同走在前麵,她掃了眼荷香會館臨窗的包間,她突然停下來,躊躇兩下,欲言又止地道,“三哥,昨晚您讓我查一下三嫂接觸的供應商是誰?然後我查到......”

這點躊躇的時間足夠厲北琛抽著煙,餘光不經意的掃過某一間白紗遮掩的窗戶裡,他驀然停頓住,看清裡麵的男女之後,厲北琛臉色驟冷下來。

他視線如鷹,緊盯著包間的溫寧,她穿著粉色緊身毛衣,白色包臀長裙,勾勒極致凹凸的曲線,側身坐在餐桌前,而英挺的男子緊靠著她,慵懶垂首,從厲北琛這個角度看,男人的唇幾乎落到了溫寧的頭頂。

他俯身靠近溫寧,兩人有說有笑,細語著什麼。

包間裡冇有其他人!窗簾都是半掩的,曖昧得很。

那是李承聿,厲北琛已經火速認了出來。李家二子,掌門李氏。

大手在筆直的西褲口袋裡,冷攥,他譏誚冷笑,“所以她此刻在和她自己找的男供應商談合作了?”-